虎门女求男若渴 鬼书生舍精成仁(四)(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为书生找了个玉瓶子暂且当作居所,书生听话地钻进了瓶子里边儿去了。睡了大半日的莺娘半点儿也不困,拿起瓶子便上路了。至于往哪边走,莺娘也不知晓,见着哪边儿的路较顺眼便往哪边儿走去。夜里的月光微亮,照得前路也不大清楚。行走了半夜,莺娘发现,自个儿又绕回原来的地儿了。

如今这幅身子强健,走了大半夜也不觉得疲累,只是腹中饥饿难当,莺娘只好坐在一旁歇息着。

怀中的玉瓶儿“突突”地要解毒,我看莺姑娘神色与常人一般,却是力大无比神勇异常,小生曾在一本志异录上边儿看过,姑娘这样的状况,便是蛊毒无异了。天下间,唯有西南苗疆的蛊毒还流传至今。莺姑娘若要去西南,便是往这边儿走。”

莺娘心下惊愕,脸上却不露半分,“你是如何得知的。”

书生还是笑笑,“小生不才,平生无他好,唯喜读书事。四书五经列传游记,小生都曾拜读过,在莺姑娘面前献丑了。”

莺娘半信半疑地望着书生,可如今没别的法儿,也只好随着书生走。

下半夜里,莺娘和书生总算是走出了这片密林,来到了山脚下。还以为这书生只会些酸腐气儿,没曾想,还是有些用处。往前刚走两步,就见着书生自个儿将自个儿给绊倒了,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望着莺娘傻笑。鬼都还能摔着!莺娘无奈地望着书生,收回方才的话儿。

眼见着天光就要大亮了,莺娘匆忙扒开玉瓶的盖儿,让书生赶紧着钻进去。

接下来的时日里,莺娘白间歇息,晚间开了玉瓶儿带着书生一块儿行路。本以为一月之内便可到了西南取了解药,没想着还在半路上,眼见着圆月之夜便要到了,莺娘心里边儿可烦闷着了。她到底要不要抓个男人缓一缓身上的蛊毒,眼下书生与她形影不离,铁定要教他看见她同旁的男人在一块儿翻云覆雨,万一以后书生因为这个不让她勾搭了,这可怎生是好。可若是不找个男人来,莺娘当天儿便得被蛊虫折磨得不行了。

唉真真儿是惹人心烦呀

把明天的更新提前发上来了明天可能很忙,二更会很晚奉上。预计明天会上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