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网游动漫 魔法火枪手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大结局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大结局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魔法火枪手| 作者:别打脸| 类别:网游动漫

    底座法阵之所以用法力水晶来布置,是因为这种秘银伴生矿里蕴涵着极其强大的能量,而整个底座法阵的作用,也正是为奥术防御塔提供足够的能量。想到这一点,我心里顿时活泛起来,既然法力水井可以提供能量,那么其他东西行不行呢?

    比如…寒冬兽魔晶!比加湖畔的冰封千里我可是亲身经历过的,寒冬兽魔晶里蕴涵的能量绝不会比法力水晶少。

    这个突然冒出的念头将我吓了一跳,要是真能用寒冬兽魔晶代替的话,剃刀岭上起码能再多竖起二十座奥术防御塔,而且在成本上也将会大大的降低,魔导水晶虽然昂贵,但毕竟每座塔只需要一颗,竖上二十座也不过投资两万来个金币,那可比每座塔一万多的法力水晶划算多了。

    “立刻帮我通知两大工会支援的工程师,我有点事情需要他们帮忙。”

    匆匆交代完南方,我也不解释究竟要做什么,急急忙忙钻进了剃刀岭物资仓库,将上次从世界之脊带回的寒冬兽魔晶一古脑的搬了出来。

    南方办事一向干净利落,我刚从物资仓库出来,一百多名尚未来得及下线的工程师已经积聚在城镇大厅外。俺拿眼睛瞄了瞄,人数虽然少了点,不过不要紧,反正这次只是做个实验,就算寒冬兽魔晶真的能够代替法力水晶,也需要等到下一批魔导水晶到位才能正式开工,一百多人造个底座和塔身,应该还是足够了。

    我简单的分派了一下任务,经过白天那一番折腾,现在大家都是轻车熟路,也不需要多做什么解释,很快的一百多名工程师便在夜幕下有条不紊的忙碌起来,看上去倒是很有几分流水线作业的意思。

    虽然人数少了许多,但大家毕竟也算是熟练工了,率先完成的底座很快被送到我面前。用熔化的秘银在底座上绘出六芒星阵的图案,然后轻轻的将六颗寒冬兽魔晶放置上去。刹时间六芒星阵上光芒大作,一股白蒙蒙的雾气自法阵上升腾而起,刺骨的寒意弥漫开来,竟连坩埚内的秘银液也停止了翻腾。

    “我日!”这动静吓得俺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寒冬兽魔晶居然真的能代替法力水晶…”

    “告诉十字彩虹,等这次事情完了之后,我专门负责帮他造塔,一座三万金币,要多少有多少!”布置好魔法阵之后,接下来的事已经跟我没什么关系了,那是资深建筑师的工作,我拍了拍手从地上站起来,美滋滋的抱着那一大包寒冬兽魔晶,心头暗想这一大包怕不得有好几百颗,反正剃刀岭是用不了那么多塔,要是能全推销给彩虹骑士团,俺光是赚成本和手工费就能赚得抽筋。

    这其实也怪不得俺心黑,实在是因为最近剃刀岭的财政有些吃紧。剃刀岭五位领主中,就我和南方家底厚些,加起来大概有五十万金币左右。这笔钱听起来可能有些吓人,其实根本经不起几下折腾,光是购买基础建设的材料,以及雇佣工程师的费用,七七八八的便花了足有十万之多,再加上举办第一届拍卖会公帐上基本没赚什么钱,赚的其实都是卖装备的钱,比如我提供的两件传说装备,以及南方自己拿出来的一些稀有材料,这些钱在帐上都归私人所有,不会被划到剃刀岭经费里,所以这么算下来,我们拿下剃刀岭这块领地近半个月,钱没赚到,反倒是赔进了十来万金币。

    总管着财政大权南方,这几天基本上每回见着都会跟我哭一通穷:“兄弟,缺钱啊…”想起来也确实难为这厮了,几十万金币看着挺多,其实真要放开手脚花,根本就不顶什么事,一块刚建设起来的领地,随便碰着什么都要花钱,雇佣佣兵,购买物资,这哪样不是能让钱哗啦哗啦流出去的事?再加上滴血十字这厮整天挥眈眈,逼得我们不得不加强防御,平白无辜又多出了一项购买箭塔弹药的开支…所以现在整个剃刀岭上下都已经形成了共识,赚钱!只要是能够赚到的,哪怕是一分钱也不放过!

    …一周之后的某天早晨,十字彩虹送来消息。

    两大工会在半路上成功截胡,将那批由矮人王国运来的魔晶石送进了自家仓库当中,也不知是为了拉拢我们还是想表达谢意,深蓝这厮居然主动提出要将魔晶石分成三份,并将其中一份分给剃刀岭。

    这大概是近几天最好的消息了,俺听到消息的时候,差点没乐出声来,深蓝大爷果然是善解人意啊,知道我前几天刚实验出代替法力水晶的方法,今天有吧吧的给俺送来了一批魔晶石,嘿嘿,不知道我以后拿这批魔晶石去赚他血踏联盟的钱时,深蓝大爷脸上该是怎样一副表情呢…而魔晶石被劫,也给我提了个醒,离十字军工会进攻剃刀岭的时间已经不远了,危机迫在眉睫,剃刀岭上上下下都开始加紧了防御。两大工会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最近几天,我总是能看见一些两大工会玩家在剃刀岭附近下线,这是游戏中最简单的埋伏,由于上线下线的存在,前一刻还空无一人的地方,也许会在下一个瞬间凭空冒出无数伏兵。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大家是一刻也不敢松懈,特别是两大工会支援出来的几百个工程师们,更是被累得连觉都睡不好,他们中大部分人每天起码在剃刀岭工作十八个小时以上,经常是累得实在受不了了,才会下线去休息几个小时,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他们又会精精神神的在工地上敲打着。

    这样拼命的结果就是,剃刀岭上多出了二十几座奥术防御塔。

    其中八座固化真实之眼的防御塔被分散在剃刀岭各个角落里,特别是靠近比加湖畔那一段斜坡,被安排了三座之多,那里可以说是最适合偷袭的地方,只要排出一支盗贼队伍借夜色掩护通过比加湖,然后沿着斜坡一路潜行上来,整个城镇大厅就会彻底暴露在敌人炮火下,一旦城镇大厅被摧毁,整个领地也就彻底完蛋了。

    而剩下那十几座由寒冬兽魔晶构成的冰霜防御塔,则被我散布在剃刀岭各要害部位,它们之间的距离我算得很精确,一旦火力全开的话将会构成一个交叉火力网,彻底封死一切想从正面突破的敌人。

    再加上先期建成的数十座箭塔,此时的剃刀岭已经从冰雪城的小岗哨变成了一座真正的要塞,哪怕是正规军队想要冲进城镇大厅,也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才有可能。能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现在除了持续补充防御塔之外,就只能静待十字军工会来攻了,而且我们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这一天必定不会太远。:。…。。。!

    …事实上这一天也的确没让我们等得太久,就在两大工会截胡魔晶石之后的第三天清晨…这一段时间剃刀岭上大修防御炮台将我累得够呛,感觉就象当年大炼钢铁赶英超美一样,昨天跟一群工程师熬到半夜,终于是大致完成了剃刀岭布防任务,我也终于是逮到了睡懒觉的时间。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最近太忙,弄得俺有点神经衰弱了,晚上躺在床上竟是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病态的兴奋,各种画面在脑海里翻来覆去,感觉就象放电影似的,最后好不容易熬到早晨六点钟,俺终于是顶不住了,一穿衣服又趴到了光脑前。

    上线之后看看偌大的剃刀岭竟只有我一个活人,闲得无聊之下便带着布雷特在失落峡谷打打蛇人,顺便提升一下等级,作为狂战士模板的佣兵,这厮成长实在有些惊人,自从前几天突破五十级大关,又配上俺精挑细选的装备之后,这厮简直活活脱就是个人间凶器,整整五十级的蛇人,四五只四五只的围在他身边,居然只能勉强顶上六七个回合,双手剑开着剑刃风暴,哗啦哗啦的就把一群蛇人给清得干干净净,一直到他老人家清完,俺手上的星辰之怒都还没来得及开上几枪…一人一佣兵,就这么一路往失落峡谷深处扫荡,就跟辆压路机差不多。任何敢于螳臂当车的怪物都会被碾个粉碎,包括失落峡谷的群蛇之王,五十八级精英蟒蛇斯奈克。仔细想一想,这几天我似乎每天都会干掉它一次,不过今天运气似乎不太好,只掉了一件需求五十级的精英皮装,俺对皮装这东西一向不太看得上眼,随便看了看之后就扔回了背包,又带着布雷特从峡谷深处往外扫荡,只可怜那些刚刚刷新出来的蛇人再次倒了血霉。

    “老六晨运回来啦?”回到剃刀岭的时候,南方已经上线了,这厮最近被财政状况弄得焦头烂额,整天想办法怎么弄钱,作媳间也差不多快赶上我们这群造塔的民工了,这不一大早的就在城镇大厅里忙上了,连俺进门也只是匆匆抬头打了一下招呼,便又埋下头来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看他那样子,估计也跟我差不多,昨晚没睡好,俺也不去打搅他了,随手将刚才斯奈克掉落的皮甲扔了过去:“你忙你的,我去附近转转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你哪天要是有时间,就帮我把这玩意处理一下。”

    “恩。”南方头也不抬的将皮甲扔进背包。

    从城镇大厅出来,正打算去关怀一下三大工会那批工程师,却收到一条由他们领导发来的消息。

    消息很短,只有两个字:“来了。”

    但听在我耳中,却引得心头咯噔一声。

    我皱着眉头,在城镇大厅外走了两步,然后猛的一脚踹开城镇大厅的大门冲了进去。

    “弄钱的事先缓缓,咱们的大麻烦终于来了!”

    埋着头的南方猛的抬起头来:“还有多久?”

    “十字彩虹刚刚是在冰雪城给我发的消息,我想最迟不会超过一个小时,赶紧让其他人上线,另外通知樱桃,我们可能需要樱桃骑士团的帮助。”我一口气交代了许多,想想又觉不妥,于是补充道:“让她放心,这忙不会白帮,等事情完了之后,咱们用钱或者是物资抵债。”

    五分钟后,小法师上线,八分钟后,女盗贼上线,十分钟后,德鲁伊上线…“来吧来吧!看老子这次怎么踢爆他滴血十字的卵蛋!”我在城镇大厅内张牙舞爪,模样看起来要多凶恶就有多凶恶,不过恐怕也只有我自己心里才清楚,面对两门以上的魔光炮,以及人类世界三大工会之一,不管我表现得多凶恶,其实心里根本没底。

    …一个小时之后,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揭开了整场战斗的序幕…时隔半年之后,我再一次亲眼目睹了魔光炮发威,而这一次,它被掌握在我敌人的手中。

    灼热无比的白色光芒从剃刀岭上空席卷而过,第一次轰击之后,两座箭塔被化成了飞灰,大量十字军工会成员从那个缺口突了进来,紧接着又是第二炮,第三炮,接连不断的轰击,每一炮都意味着大量金币丢进了水里,剃刀岭外围的缺口越来越大,涌入的十字军工会玩家也是越来越多…“滴血十字怎么还是这么个脾气,下马威这种东西很好玩么?”我趴在草丛里用鹰眼术随时监视着战场动向,嘴里不咸不淡的抱怨着。

    事实上我现在并不着急,轰掉的几座箭塔对我来说压根就不痛不庠,这些箭塔虽然价值不菲,但却大多是由两大工会出资修建的,就算全轰掉了俺也用不着心痛,反正等领地发展起来之后,这些廉价箭塔全都得被奥术防御塔淘汰,就当十字军工会免费帮我们当了一会清洁工好了。

    通过鹰眼术,我可以很清晰的看见,前方四百米处正是十字军工会的主力所在,多达数百名的高等级玩家,以及一只黝黑的钢铁巨兽,黑洞洞的炮口就象张开的血盆大口,不断往剃刀岭上倾泻着怒火。

    滴血十字板着张扑克脸在那指挥着,看起来心情似乎不太好,大概前几天两大工会那场截胡把他给彻底激怒了。在他身旁是几名十字军工会高层,其中三人正是那天我房顶偷窥时看见的那几位,大家都目不转睛的关注着这场看上去一边倒的战斗,平板得象一张白纸的脸上看不出多少信息来。

    “轰…!”、“轰…!”、“轰…!”…连绵不绝的轰鸣声,在剃刀岭上空久久回荡着,我趴在草丛里都觉得耳朵被震得有些发麻,操纵魔光炮的十字军工会玩家换了一批又一批,他们无一不是精神抖擞的上来,筋疲力尽的下去,这确实是一项体力活,没有矮人那仿佛岩石般的体质根本就干不好。

    高强度的轰击之下,剃刀岭外围基本上已被轰成了一片焦土。

    不过我一点都不着急,大家心里都清楚,这只不过是下马威而已,真正的战斗,必须要等十字军工会再往前推进三百米以上。

    扫了滴血十字一眼之后,鹰眼术的目光开始瞄向了其他地方,滴血十字那张扑克脸我已经看够了,现在我要找一点有趣的东西。

    如果我没听错,滴血十字也没说错的话…魔光炮应该不止一门才对,但现在鹰眼术视角里反馈回来的信息,明明白白的告诉我,肆虐的魔光炮只有一门,两条信息相互印证,便能猜出一些有趣的事了。想到这一点,我拍了拍屁股从草丛里钻了出来,现在我得去找找另一门魔光炮,若是不把它找出来,搞不好真会弄点什么有趣的事来。

    找了个不会被炮火波及的地方,俺又掏出剃刀岭地图仔细对照一番,仔细梳理了一遍附近地形,最后终于将目标锁定在山后斜坡处。就如我先前所说的,那地方绝对是整个剃刀岭最适合偷袭和埋伏的位置,只要能够上得了斜坡,整个城镇大厅将会**裸的暴露在炮火之下。

    “三座奥术防御塔好象少了一点…”俺摸了摸下吧,拎着星辰之怒就往斜坡处赶去。

    而就在我走下斜坡的时,十字军工会又往前推进了两百米,眼看着就要进入奥术防御塔组成的火力网射程。不过我此时分身乏术,尽管心里有些没底,也只能把组织炮塔防御的事交给其他人去办。

    从斜坡上一路往下搜索,那一段地带竟是出奇的宁静。

    这么一大片空地,竟然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原本想象中最容易被人偷袭的地方,居然成了整场战斗唯一的真空地带。俺顿时觉得头都大了,睁大眼睛又用鹰眼术扫了一遍,仍是一无所获,看来这里是真正的宁静了,有了奥术防御塔的帮助,任何潜藏踪迹的技能都将在真实之眼下原形毕露,根本就不存在可以躲藏的死角…而另一边的正面战场上,却猛然传来一阵惨叫声。

    那惨叫声简直就象录音机磁带卡住了似的,一旦响起来就再也没有停过,连绵不绝此起彼伏,听得心黑如我都是不由得一阵头皮发麻。看来是两大工会开始行动了,急急忙忙往前退进的十字军工会,遇到了埋伏已久的彩虹骑士团和血踏联盟,养精蓄锐好几天的玩家,此时有了架打,哪还会跟滴血十字玩什么客气…俺打开鹰眼术瞄去,正看见奥术防御塔发威的景象。

    近十根奥术防御塔同时开火,冰和电组成的火力网耀眼得就仿佛新年的烟花,无数闪烁的魔法元素在空中跳动着肆虐着“滋滋滋”的能量波动声不绝于耳,一团十字军工会玩家正好突破箭塔防御进入射程当中,那猛然暴发开来的魔法元素只用了不到一秒的时间,便瞬间吞没了二三十人。

    看着自己的得意作品发威,俺心里就别提多惬意了。

    只是这份惬意并没能维持多久,随着“轰隆”一声,魔光炮在次喷吐出炽热的白色光芒,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炮,两座奥术防御塔便彻底哑火。更要命的是,十字军工会看上去丝毫不担心弹药不足,一炮之后,紧跟着又是一炮,不光是将奥术防御塔组成的火力网轰出一个大大的缺口,还顺便将数十名两大工会的玩家化成了飞灰。

    我看得是汗如雨下,这才是真正的战争,平时玩家和玩家之间,工会和工会之间那些纠纷,跟这动用了魔光炮和奥术防御塔的战争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简直就象小孩子过家家一般可笑。

    轰开缺口之后,十字军工会的玩家简直就象吃了药似的,一个个不要命的往城镇大厅方向杀去,一路上箭塔不断射出利箭,奥术防御塔不断放射出足以撕裂空间的能量,再加上两大工会的玩家一路拦截,那种感觉就象是在割韭菜一般,不断的冲上去,不断的倒下,然后再冲再倒…就我躲在斜坡上看的那几分钟时间,双方的伤亡数字便累计到数百之多。

    数百人是什么概念,那几乎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工会了,更何况倒下那下玩家,哪一个不是四十级以上的高级玩家?

    伤亡重成这样,滴血十字却仿佛没看见一样,仍然在鹰眼术里不断指挥着会员冲上来送死。

    “这厮该不是疯了吧?”我躲在斜坡上,脸色非常难看,这种双方拼伤亡的战斗,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两大工会虽然派了一批人埋伏在剃刀岭下,但比起倾巢而出的十字军来,在人数上始终处于劣势,如果真这么继续换下去,搞不好最后剃刀岭会落得个设施齐全却无人可用的尴尬境地。

    我心里着急,却偏偏拿不出什么办法来。

    而正是在这个要命的关头,系统却送来了一条更加要命的提示。

    “巨龙的报复将在半个小时之后开始,玩家窃取蓝色巨龙的宝藏,阿邦丹谢已经越过无尽海来到人类世界,半个小时之后将会对玩家六月展开报复。”

    “报复你妈比!”

    在这一瞬间,我真是连脸都白了,肚子里早已经把《轮回》设计师全家老老少少大大小小的女性亲属一股脑的问候了个遍。

    玩人的我见多了,却从来没见过玩得这么绝的。

    我的天…那可是蓝色巨龙!现在光是个滴血十字就弄得俺焦头烂额,若是在加个蓝色巨龙…我看我还是干脆自杀来得容易点吧?而且这时间也太扯了,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够做什么?就算魔光炮放在那让我随便敲,半个小时估计也只能敲下几斤铁钉来。

    这个仿佛晴天霹雳的消息彻底把我打蒙了,我站在剃刀岭后那段斜坡上发了足有十分钟的呆,有几次我甚至都想干脆放弃算了,游戏玩到现在,老子抽过滴血十字的耳光,偷过蓝色巨龙的东西,还从三大工会眼皮底下顺走了大笔财富,手上还拿着整个《轮回》独一无二的神话级武器,老子够本了,就算剃刀岭被人连根拔起,从此以后我再不玩游戏,这样的经历也足够我吹嘘几年的了。

    但这时候,一声轰鸣却将我从失落的心情中带了出来。

    仍然是魔光炮的轰鸣,但这一次却不是从正面战场上响起。

    …轰鸣声来自水里!

    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一道炽烈的白色光芒竟是从比加湖下射出,如一道闪电般撕开空间,准确无误的轰在了城镇大厅上。

    “轰隆!”伴随着这声巨响,整个大地都仿佛在颤抖着,我觉得脸上有点热,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竟是摸得一手的鲜血,刚刚魔光炮光芒划过的地方大概离我有好几米远,虽然经过湖水的冷却,那能够融化钢铁的温度已经被降低了不少,但撕开空间时所引发的气旋却仿佛风刃一般,轻而易举的将我割伤。

    一记轰击之后,崭新的城镇大厅几乎垮掉了一半,看上去歪歪斜斜,即便是和难民营比起来也是颇有不如。

    我伸手擦了擦脸上的鲜血,动作很慢,在擦血的时候,我脑子里转过了许多念头,最后猛的打开猎豹守护,如一阵风般向比加湖方向赶去。人尚在路上,强效敏捷药剂,速游药剂,水下呼>吸>药剂,一瓶接着一瓶的灌进嘴里,接着“普通”一声跳进水下。

    比加湖的水一直很清澈,自从尼古拉斯死后,这湖水更是清澈得仿佛的水晶一般,在这样清澈的湖水中,我很快找到了魔光炮的位置。这确实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滴血十字这厮竟然想出了将魔光炮藏在水下的办法,而所藏的位置,赫然是当初搜索剃刀岭时,我们发现的那座冰冷神像附近。

    作为一支奇兵,他们很清楚一击不中的后果,开出一炮之后,甚至连城镇大厅是否已经被彻底摧毁都来不及看,便开始急急忙忙的拖着魔光炮往那神像后撤退。

    看清楚位置之后,我终于是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还记得当初在金之森林,我便从邪眼领主的身份上有所猜测,邪眼领主身为地下生物,却突然出现在金之森林,而那神像之后的通道又是如此诡异,当时我和小法师便猜测,也许那通道便是连接地下世界和地上世界的入口。再到后来搜索剃刀岭时,目睹那散发着彻骨冰寒的神像,我也曾做过相似的猜测,再跟眼前的事互相印证,困扰我许久的疑问终于是有了答案。

    我的确没猜错,那通道果然是地下世界的入口,而且发现这个秘密的不仅仅是我。可能也包括滴血十字,或者是其他跟十字军工会有关系的玩家,而且十字军工会作为人类世界三大工会之一,能够调集的力量显然不是我一个普通玩家所能比拟的,他们在掌握这个秘密之后,很快便组织人手进行了探索。

    探索之后的结果,已经摆在眼前了,那就是他们掌握了一条四通八达的密道,这条密道甚至可能通往精灵领地…否则邪眼领主当初又怎么会出现在妖魔森林?这样一条密道在平时可能不算什么,玩家跟玩家间的战斗根本用不上,但在工会战争时,却能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达到用兵如神的境界,在密道帮助下,十字军工会可以随时将兵力和物资调往需要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跟两大工会战了几个月,在没动用魔光炮的情况下竟也能拼个不相上下的真正原因!

    看来我并不是《轮回》唯一的幸运儿…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五十二级佣兵布特雷,四十九级精英铁甲巨熊,外加四十九级手持神话武器的超级猎人,以及灵魂>吸>取那仿佛滚雪球一般的属性增幅,在这样一支压倒性力量面前,十来个操纵魔光炮的玩家又算得了什么?

    十一名玩家,我用了二十分钟。

    星辰之怒的威力实在太大了,再加上剑刃风暴放个不停的布雷特,冲进玩家群中就跟虎入狼群没什么区别,很多时候大熊都成了看客,除了打断一下法师施法之外,基本上没什么发挥的空间。

    事实上滴血十字这次的谋划不能说不周密,派出这么一支伏兵,他肯定也做好了伏兵被吃的准备,我估计比加湖附近已经安排好了放哨的玩家,一旦发现有大部队接近,便会立刻通知水下小分队躲进密道,只是他绝没想到,如今的轮回里,竟然有一个玩家可以以一当十,而且还是轻轻松松的单方面屠杀…这一点要感谢彩虹骑士团的保密工作做得好,星辰之怒凑齐的消息,时止今日,仍是一个只有少数人才知道的秘密。

    再加上偷袭的毕竟是《轮回》第一座城镇大厅,滴血十字对大厅的坚固度可能也有些估计不足,恐怕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轮回世界里竟然存在被魔光炮全力一击之下,仍然不能彻底摧毁的建筑物。

    各种各样的原因在一起,也最终导致了这次偷袭行动的失败。

    解决他们很简单,可是当我干掉最后一名盗贼之后,却意识到了一件麻烦事,这件麻烦事的出现,让本已露出的胜利曙光又再次变得黯淡。

    终于在战场上争取到一点主动之后,我却忽然发现,魔光炮的体积实在太庞大了,以我一人之力根本无法挪动。而现在正面战场上也杀得血流成河,就算想去找个人帮忙,一时之间也根本无人可用。

    “呸!”上了岸来,愤愤吐了几口湖水,又打开聊天频道,劈头盖脑的冲着十字彩虹就是一通臭骂:“你和深蓝两个<img src="image/jianjpg">货究竟在搞什么东西?现在滴血十字都他妈快杀上城镇大厅了,你们两大工会还在那磨蹭什么?是不是非要等到城镇大厅被拿下了才出手帮忙?”

    对于两大工会的反应速度,我很是不满,也不知道究竟在搞什么东西,派了大概三百名左右的玩家支援之后,便再也没了消息,他们该不会真以为剃刀岭铜浇铁铸,随随便便派点人手就能顶住魔光炮轰击了吧?

    “别着急,先看看情况再说。”聊天频道那头,十字彩虹仍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模样:“其实我们早已经到剃刀岭了,不过现在魔光炮能量充足,剃刀岭道路又不是太宽,一旦以密集阵形迎上去,很可能会被滴血十字几炮端掉。”

    “到了?”俺听见这话不由愣了一下,眼睛四处瞟了瞟,想要看看什么地方能藏下两大工会上千玩家,不过瞄了半天仍是没什么发现,想到水里的魔光炮,不由灵机一动:“你们先别等了,这边情况有变,你也别问我为什么,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反正你先派个四五十人到比加湖来一趟,湖里有好东西等着咱们。”

    “好…”说了声好之后,十字彩虹大概调人去了,过了一分钟之久,聊天频道里才再次传来声音:“好了人我已经给你派过去了,你在那稍微等一下,最多五分钟他们就能赶到。”

    我正要出声道谢,天空中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

    “**!”

    俺仰头望去,正看见一片蓝色云彩由新月港口方向往剃刀岭飞快接近。

    “妈的蓝色巨龙!”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