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历史军事 庶女谋嫁之极品王妃 (十四)大结局

(十四)大结局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庶女谋嫁之极品王妃| 作者:月光晒谷| 类别:历史军事

    锦安地动?!

    那欧阳睿……

    听了曾嬷嬷的话,段毓岚禁不住大惊失色。

    “郡主,您……别急,王爷也许……也许没事。”曾嬷嬷见她变了脸色,立刻安慰她道。

    段毓岚没说话,只是豁然起身。

    “郡主?”曾嬷嬷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

    段毓岚转身看了一眼曾嬷嬷,然后又坐下了。

    曾嬷嬷没再安慰,只是道,“我再去打听打听那边的情形,你等着。”

    段毓岚看了老人,点头。

    曾嬷嬷转身出去了。

    段毓岚则是瞬间委在床上,一脸的失魂落魄。

    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己爱这个男人,但爱归爱,没有他自己一样能过得好好的,但此刻想来,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以前不管离他多么远,但知道他是安全的,是活生生的存在这个世界上的,她也就潜意识的心安。

    但此刻呢,他生死未卜,她感觉自己的一颗心一片空落,沉浸在一种难言的悲伤沉重里。

    门再次被推开,贴身的小丫头拿了一卷东西过来,然后躬身递过来,“夫人,这是大蔡嫂子刚刚送过来的账目,说请您过目。”

    以前,她是爱做这事,因为看着那些进账,并不只是在感受那一串一串的钱,而是在欣赏自己的战果,十分有成就感。

    但这刻看了这些,却实在提不起一丝兴趣,于是只是恹恹的指指桌子,“放着吧,回头我再看。”

    小丫头立刻照做,然后告退出去了。

    屋里一时又只剩段毓岚一人,凝眉坐在窗前。

    “朝廷派来的军队,还有信亲王与江东王的人已经连夜赶了过去,至于详尽的情况,还不知。”晚饭时分,曾嬷嬷就带了消息过来。

    这消息自然没让段毓岚心里好过些。

    埋了那么多人,军队又怎么救得过来,最终也不过落得帮那些死难者收尸而已。

    以后的两日,段毓岚都是在煎熬中度过的。

    她每日还会去酒楼和点心铺子,不过却没心思管生意上的事,只一心探听锦安的消息。

    另外,她还专门让小蔡管事去打听,借口就是自己有一个表姐嫁到了锦安。

    后来她又让曾嬷嬷叫了她侄子曾全过来,一是去联系欧阳睿那帮手下,她想他们也许会有欧阳睿的下落;再就是留心一下京城那边的消息,欧阳睿要是真有什么,杨太后和新登基的庆和帝那边一定会有动作的。

    几日后,还果然就有了消息,曾全兴冲冲的带了几个人来见她。

    为的那人个头不高,一张脸也十分平凡,但是一双眼睛却十分锐利,正是欧阳睿身边的贴身侍卫兼小厮福利。

    看见福利,段毓岚禁不住立刻又满怀希望了。

    因为福利就像是欧阳睿的影子。

    也许欧阳睿并未往锦安吧,不然怎么福利竟然没去呢?

    “王妃,属下要去锦安寻王爷,在走之前有一事相求。”但很快福利就将她心头的希望摧毁的粉碎。

    她强掩面上的失望,对他点点头。

    “属下将小世子托付给王妃。”福利微微沉默了一下,才开口。

    段毓岚听罢却是禁不住一愣。小世子?除了小曾岑,欧阳睿还有别的儿子吗?

    福利看她一眼,垂眸,再次开口,“其实王爷并未带小世子回京。”

    明明几日前他还和王妃胡诌说,王爷来这里是一时心血来潮,过来这里打猎,但今日却要推翻那谎言,将事实说出来。

    哎,他家王爷总是将最难办的事留给他。

    不过,算了,只要王爷能得一线生机,最难办的事他也愿意。

    段毓岚闻言再次怔住,然后蹙眉。

    福利恐怕段毓岚再多问,赶紧去让手下的人去外面马车上叫奶娘抱孩子过来。

    段毓岚那份疑虑很快就被将见儿子的喜悦冲淡了。

    看来欧阳睿将孩子照顾的很不错,因为看上去,小家伙明显的长了个头,两颊也越肉嘟嘟的了。

    伸手将儿子接过来,段毓岚几乎要喜极而泣。

    儿子终于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儿子应该是还记得母亲的味道,所以不哭不闹,只是睁着一双细长的桃花眼看着她。

    段毓岚禁不住将孩子拥紧,然后低头亲吻他那小脸蛋。

    看着眼前这情形,福利目光闪了闪,然后再次开口,“王爷之所以没带属下去锦安,也主要是想让属下照顾小世子,因为别人,他不放心,其实王爷从来就没想过要分开王妃和小世子,他只是想等王妃有一日回心转意了和他一起回京。”

    一听福利这话,段毓岚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敛去了,目光也暗淡下去。

    看到这个样子的王妃,福利面上还是那副刻板样子,但心里却觉得好过多了。

    帮王爷找存在感,是他应该做的,哪怕王爷生死未卜,这是他作为一个忠心小厮的职责。

    既然任务已经完成,福利便没多再多逗留,躬身向段毓岚告退。

    段毓岚当然没忘记反复嘱咐福利,一旦有了欧阳睿的消息一定要知会她一声。

    福利满口应下。

    见福利送了小曾岑过来,曾嬷嬷禁不住松了口气。

    这些日子郡主每日都忧心忡忡的,不仅生意顾不上打理,人也明显瘦了许多。

    她看了,真的禁不住担忧不已。

    如今有了孩子在身边,应该就好了吧。

    以前那一年里,王爷不是也没在,郡主和孩子不是照样过得好好的。

    呃……不是她凉薄,实在是她年纪大了,见不得至亲至近的人再有什么闪失。

    再说,郡主出嫁的时候,小姐,也就是郡主的姨娘,曾经一再拜托她要好好照顾郡主,小姐对她曾家有大恩,她又怎么能辜负恩人的嘱托呢。

    但明显老人高兴的太早了——

    前几日还好,段毓岚每日都沉浸在儿子失而复得的喜悦里,每日抱着孩子欢喜逗弄。

    但没想到过了几日后,随着锦安那边传来的一个个不容人乐观的消息,段毓岚又陷入了忧心之中,再也欢喜不上来。

    锦安城内屋倒房塌,死伤者无数。

    城内最大的帮派铁鲨帮临海的总舵被夷为平地,至今未见生还者。

    朝廷派了威远王爷和柳巡抚两位重臣过来处理灾区的事宜。

    锦安瘟疫蔓延。

    福利也再无音讯。

    当然无音讯,主子出了意外,奴才又哪能活?

    想到这些,段毓岚的一颗心禁不住瞬间陷入低谷,即使每日面对儿子也半分也高兴不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她,欧阳睿早回京城了,又怎么留在这里?又怎么会去收归那什么铁鲨帮?又怎么会遭遇不测?

    “王妃,听说普陀寺的香火很灵,您可以烧烧香,给王爷祈祈福。”这时那董姑姑建议道。

    这董姑姑,正是那日和福利一起抱了小曾岑过来的那奶娘。

    也不知欧阳睿是从哪里找来的,不只会照看孩子,武功也相当不错,还懂医理,更是一个细致而伶俐之人,用起来十分可心。

    那里福利临走前,曾对她说,有什么事尽管吩咐这董姑姑,出门也尽量带上她。

    由此可见,这不简单且很可心的奶娘应该还是个十分可靠的人。

    听了董姑姑的话,段毓岚不觉心动,点头。

    的确,与其什么都做不了的每日陷在忧心中,还不如去拜拜菩萨。

    第二日,段毓岚便让那董姑姑陪着她去了普陀寺。

    虽然求神拜佛是很玄幻的事,但是跪在庄严的大殿里默默地祈祷,段毓岚真就感觉心安了不少。

    从普陀寺回来,段毓岚又让董姑姑陪她去了大里境内象山上的清华寺,因为她听人说那里抽签很灵验,所以便也想着去哪里求签问卜。

    只不过很不巧,早早起来,赶了大半日的路过去,那解签的老和尚竟然临时有事,出去了。

    段毓岚禁不住很是懊丧,也懒得多做逗留,当即就决定往回返。

    董姑姑和两个小丫头看她脸色不好,自然也不敢多说,陪了她从清华寺出来,可是到了外面才现,天上不知何时竟然飘起了雨。

    董姑姑看一眼段毓岚,赶紧打两个小丫头去叫车夫赶了车过来,而她则去寺门一侧和一个冒雨向人兜售油纸伞的小商贩搭讪。

    段毓岚独自站在回廊下,一面等着董姑姑,一面默然的看着来来往往的香客。

    董姑姑的伞终于买好了两把伞,过来帮段毓岚撑了,又远远的看了自家的马车过来,那董姑姑便又扶了段毓岚迎上去。

    慢慢走在雨中的两人,却没现和她们擦肩而过的两个撑伞女子中,那个带着白色帷帽、穿着红皮木屐的窈窕女子突然“咦”了一声。

    “姑娘,怎么了?”撑伞的女子立刻看向她问道。

    戴着帷帽的女子没说话,只是微微掀起一角帷帽,久久的看着段毓岚去的方向。

    那小丫头叫她一声,然后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那边的段毓岚正在董姑姑的搀扶下上马车。

    小丫头的目光便落在段毓岚的脸上,然后也止不住惊叫出声,“郡主……”但话一出口,又感觉不妥,慌忙看向身边的帷帽女子,“是三姑娘?!”

    “彩香,郡主就是郡主,你又何必改口。”帷帽女子目光落在载着段毓岚远去的马车上,淡笑着道。

    但就是傻子也能听出她语气里的嘲讽。

    彩香岔开这个话题,“姑娘,您说三姑娘怎么会在这里?她不应该是大越京城做她的王妃吗?”

    “王妃?”女子又笑,帷帽下勾起的唇角艳红而精致,如同熟透的樱桃,“怕是有些人付不了这王妃吧。”

    彩香一愣,赶紧讨好,“是啊,只有姑娘您才有这个福分,只不过是您不屑去做吧。”

    只不过她这话似乎并未讨得主子高兴,帷帽女子听罢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彩香看着主子那在女子袅袅的背影,赶紧追了上去,重新将伞给她撑好。

    女子如同仙子般的风姿引来路人的侧目,但女子却似乎司空见惯般,依然一片自若。

    “姑娘……”彩香又将伞举高一些,想说什么。

    “回头叫徐妈妈找人去打听一下……郡主的事。”但她只说了两个字,就被帷帽女子打断。

    彩香也就不再多说,低声应了。

    “王妃……”

    “叫我夫人。”

    “是……夫人!”马车上,董姑姑看一眼那面色沉凝的段毓岚,赶紧应了,微微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夫人,您的意思是四日后还要来这清华寺?”

    “嗯,”段毓岚点头,“那日正好是八月初五,那师傅一定在的,这我已经问过那主持了。”

    “是啊,”董姑姑赶紧附和,“那天估计会是个好天气的。”

    段毓岚没在说话,只是掀了车帘,看向外面那雨景。

    都这么多日了,难道真的就没生的可能了吗?

    转眼就到了初五这日,段毓岚又起了个大早,然后带着董姑姑和两个小丫头踏上了前往象山清华寺的征程。

    这次挺顺利,是个大晴天,一行几人近午时就到了,然后求签、解签。

    上上签,有惊无险!

    听了那老和尚的话,段毓岚禁不住很是高兴,脚步也轻快起来。

    寺里的知客僧请几人留下来用斋菜,段毓岚也应了,并且还添了一百两的香油钱。

    用罢斋菜,几人便准备回去。

    还依然是两个小丫头去叫车夫,然后董姑姑陪着段毓岚在门口买了几串开过光的佛珠,准备带回去给小曾岑和曾嬷嬷。

    “三妹妹。”但就在两人正在挑拣之时,就听身后传来如黄莺出谷的一声。

    两人惊讶回头,然后就看见一个着鹅黄锦衣的女子正在两个丫鬟的簇拥下站在身后。

    乌如云,脸庞胜雪,顾盼神飞,高雅出尘,女子除了生了十足的好相貌之外,更是气气质不凡。

    在她的映衬下,她身后那两个本来也长得不错的小丫头,显得平凡至极。

    看着眼前的女子,段毓岚惊讶过后,就是拘谨、卑微、慌乱。

    因为这人正是她嫡姐段毓秀,她父亲祥亲王的掌上明珠毓秀郡主。

    原本她嫁给大越瑜王欧阳睿这门婚事也是属于她这个嫡姐毓秀郡主,只不过和亲之事敲定之后,她这个嫡姐就病了,而且病的很严重,几乎要死了,连装殓衣服都买好了。

    眼看婚期近了,她的父亲只好去求了皇上将和亲的人临时换了,蔡侧妃的女儿,也就是她二姐姐也不行,说是和大越那位王爷八字犯冲,最后就换了她,当然那郡主的封号也给了她。

    只不过她出嫁以后,她这个嫡姐突然就又好了。

    这还是听为了生子秘方回大里的曾嬷嬷说的,她从出嫁后一直未再见这个嫡姐了。

    却不想……不想今日在这里又遇见了……

    “三妹妹,不认识了吗?”段毓秀再次微笑着开口。

    “当然……认识,见过大姐姐。”段毓岚总算微微镇静下来,躬身向段毓秀行礼。

    “三妹妹,快别这样,如今你是郡主,又是王妃,怎么给我行礼。”那段毓秀赶紧摆手道。

    但却只是摆手,并未上前搀扶。

    段毓岚在心里苦笑一声,然后还是规规矩矩的将那行礼的动作做完。

    其实她真的不用给她行礼,只是以前的十五年里,习惯了对这个以身份地位、才貌双绝神一般存在于她的世界里的嫡姐卑躬屈膝。

    “对了,三妹妹,你怎么会在这里?妹夫呢?”那段毓秀又扑闪着一双大大的美目问她。

    “他、他身体微染小恙,我……我来这里为祈福。”段毓岚闻言赶紧暗暗掐了一把自己,然后答道。

    再见到这个嫡姐的一瞬,她就料想到会有如此一问,所以早就琢磨着编谎话了。

    不是她有意这样,实在是有着非说谎的理由。

    死遁,出逃,她当然不敢让父亲知道。

    如今她不在大里,离开这祥亲王府自然也能好好生活,但她姨娘还在王府。

    未免自己的事被王府的人知道,所以她从不敢联系姨娘。

    但却还是时时关注姨娘的现况,听曾嬷嬷说因为她乖乖听话出嫁,又做了这大越的瑜王妃,父王对姨娘还不错。

    “是吗?”段毓秀那双美目落在她脸上,“你来大里为妹夫祈福?妹夫可放心,这千里迢迢的?”

    “呃……当然,他、他也来了,我们本来、本来过来玩,却不想、不想他却病了,所以我才来祈福。”要真要那样说的话太假了,谁家夫婿会任妻子这么远去帮自己祈福,所以她又临时换了一种说法。

    不管怎样,先糊弄过去再说。

    “是吗?”段毓秀掩嘴轻笑,目光中有着不着痕迹的狡猾算计一闪,“三妹夫可真疼三妹夫,想来这番回来一定会回娘家吧。”

    阿猫阿狗般的一个小庶女,竟然也敢和她玩花招了,难道真觉得将郡主的封号给了她她就是郡主了。

    呵……

    她早让人将事情打听的一清二楚。

    也不知怎么回事,竟然隐姓埋名的跑到这里生活,八成是做了什么上不得台面之事,让大越的那位王爷赶出来了。

    亏母亲还觉得她嫁的好,每日数落自己,怨当初自己不该心太高,以致于如今已经十七岁了好没嫁出去。

    这不,还不到两年就落得个这样下场。

    这次她一定要她好好现出原形,看看这个夺了她郡主封号的小阿猫阿狗还如何猖狂,她那个姨娘又还怎么给母亲气受。

    “呃,这恐怕不行,夫君还有病在身……”想也不想,段毓岚就要推脱。

    “有病怕什么?家里的几个御医都是顶尖好的,再说你来这里拜了,你夫君的病一定会没事的,再过几日就是中秋来,我想三妹妹这会儿要是带着三妹夫回去,父亲和曹姨娘一定会高兴坏的。”但很快那段毓秀就截断了她的话,笑吟吟的道。

    “三妹妹,你就回去一趟吧,我们姐妹也好好聚聚,不然今后又是天各一方,今后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相见。”接着那段毓秀又补充道。

    哼,既然决定要揭穿她,又怎么会给她推的机会。

    相信只要一提她那个姨娘,她必然会乖乖听她摆布。

    乖巧懂事憨厚,如今父亲每次提起她来都这么说,她当然明白,这根本就是在打她的脸,其实就是在说她不乖巧不懂事不憨厚。

    哼,拜她应下那门亲事所赐,如今她失去了父亲的宠爱不算,更是因为那场传说中的病,失去了嫁一个好人家的机会。

    空有花容月貌,空有满腹诗书,这让她满心不平不忿,当然要拉一个比自己更不如的人出来。

    这个人自然就是她!

    果然,段毓岚闻言就不再推脱了,僵笑着点头,“好……好吧。”

    先应下吧,回头去找曾嬷嬷商量了对策再说,不然,看样子,她这个嫡姐是不会善罢甘休。

    难道真的是纯粹好客,希望姐妹家人团圆吗?

    看着那满脸诚恳、姐妹情深的段毓秀,段毓岚暗暗在心中蹙起眉头。

    一泼未平,一泼又起,还有多少难事等着她呀?

    回去的时候,段毓岚自然心情又不好了。

    董姑姑是知道事情的始末的,想劝她,却又不知说什么好。

    如果王爷在这原本也不是什么难事,可问题是如今王爷生死未明,哎……

    回到家里,段毓岚立刻将今日见到段毓秀的事对曾嬷嬷讲了,曾嬷嬷听后也是一筹莫展。

    “我看这大姑娘是打听过了,故意为难。”凝眉沉默了一阵,老人道。

    “我也觉得是这样,可是就是这样我们又能怎么样?如今姨娘还在这王府里,回去如果大姐姐去和父亲说,父亲一定会迁怒姨娘的。”段毓岚一脸忧戚的点头。

    “郡主,别担心,还有十天呢,这十天说不定王爷就有消息了呢。”曾嬷嬷劝慰她。

    段毓岚听了不置可否,垂下头。

    “郡主,如果王爷这次真的回来,您难道还不想和他回去吗?”老人看她一眼,问道。

    段毓岚听罢先是一阵沉默,然后才幽然开口,“当然,我已经在佛祖面前许下愿,只要他能活着回来,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老人闻言却是再次看向她。

    还是不直接说和王爷回去,该是内心依然不愿吧?

    “嬷嬷,我累了,要去躺一会儿。”段毓岚避开老人那探究的目光,站了起来。

    在焦灼等待中,日子过得飞快,转眼中秋将近,只不过却还是没有欧阳睿的消息。

    段毓岚已经确认欧阳睿无有生还的可能性了,因为假借经商为名去了大越的曾全带了消息回来,那就是杨太后重病,正在全国征召名医。

    杨太后为何重病?

    虽然并未公布欧阳睿的死讯,但能打到一个强悍母亲的能是什么呢?也只有儿子的事而已。

    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异常的空异常的痛。

    那个男人,那个让她恨让她爱的男人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只可惜却不知道他到底长眠在那里,以致于想带着儿子去为他上柱香都不知该何去何从。

    想着这些,她终于忍不住泪水潸然……

    “夫人,您找我有什么事……您、您怎么哭了?”就在这时,屋门被推开了,身着官绿色潞绸褙子的董姑姑走了进来,当看见她满脸的泪水时,立刻禁不住担忧的问。

    “我没事。”段毓岚擦干眼泪,转向她,一指身边的椅子,“姑姑,请坐!”

    “这……”董姑姑迟疑,但看了她的一眼,最终还是坐下来。

    “我想有件事托付姑姑。”段毓岚看了她道。

    “夫人哪里话,说什么托付,有事还请尽管吩咐。”董姑姑听了,赶紧摆手。

    “明日一早我就回昆城,但我不准备带小曾岑去了,因为我要将他交给姑姑,希望姑姑将他带回汴州,交给杨太后,就说……是王爷的儿子……”说到最后,段毓岚终于忍不住再次落下泪来。

    后日就是十五,她明日会回大里的都城昆城,去祥亲王府见父亲和姨娘。

    小曾岑呢,她则让他认祖归宗。

    因为她这番回去,就没打算全身而退。

    不管是她私逃,还是如段毓秀所想的被大越王爷所休,她知道父亲都不会放过她。

    她索性自选了断。

    相信,看在她这般作为的份上,父亲会善待姨娘一些的。

    而小曾岑,送回杨皇后身边也是相得益彰的事。

    不只会得到妥善照顾,更会带给那陷在悲痛中的杨太后许多慰藉。

    儿子没了,至少还有孙子可疼。

    说不定那杨太后的病因此好转。

    这也算是报答了杨太后曾经对她的那份关心爱护之情吧。

    “夫人,”听了她的话,董姑姑也大致猜出了她的想法,禁不住急了,“王爷……王爷……不管王爷怎么样,您都可以和我一起会汴州,相信太后娘娘会厚待您的……”

    但是不待她说完,段毓岚已经坚决的摇头,“姑姑,有些事不是那么简单的,在昆城,我还有姨娘,还有外祖父外祖母。”

    董姑姑听了一愣,张了张口,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摇了摇头。

    是夜,段毓岚很晚还没睡,看着身边熟睡的儿子一次次的任泪水打湿两颊。

    不管如何,这孩子都是可怜的,还在襁褓之中,就没了父母在身边。

    想到这些,她的心禁不住痛如刀割。

    翌日一大早,大蔡管事夫妇就过来给段毓岚送行,虽然他们并不知东家要去哪里,但却隐隐感觉到东家不会再回来了。

    因为东家将这里的一切东西就妥善安排了——

    酒楼以低价卖给了伊掌柜,庄子和良田交给小蔡打理,而这宅子和那点心铺子则交给了他们夫妇。

    逆境相助,而且有得这般馈赠,两人真不知该如何报答东家的大恩大德,最后也只能深深一拜再拜。

    “好了,大蔡管事,大蔡嫂子,你们再这样下去我就走不了了。”段毓岚红着眼睛说笑。

    这里她当然留恋,而且十分留恋,因为这是她辛苦创业、自力更生的地方。

    曾嬷嬷也过来劝蔡氏夫妇,后来两人终于走了。

    等两人走了后,段毓岚便命人套车准备出。

    董姑姑天刚刚亮就带小曾岑走了,她带孩子走时段毓岚则去了库房清点带回去的礼物。

    她当然是故意避出去的,因为她怕自己忍不住就改变决定。

    昆城距离清丰镇并不太远,大半天的时间就到了。

    未时中(下午两点),看着那入眼的熟悉街道,段毓岚萌生的却并非欣喜亲切,而是恐慌紧张。

    一别两年,她如今又回到了这地方。

    本以为要老死异乡的……

    “郡主……”冷不防身边的曾嬷嬷伸手过来,握住她的手。

    感受着老人手心里的湿冷,段毓岚禁不住一阵愧疚,转头看向老人,低声道,“嬷嬷放心……”

    但说完这句后,却再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紧紧反握了老人的手。

    马车在一座宏伟的建筑前停下,曾嬷嬷下车一会儿,然后又上来,马车又再次行驶起来,直到到了垂花门处停下。

    曾嬷嬷看她一眼再次下车,她则等在车里。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曾嬷嬷没回来,也不见任何人过来,能见得只有几个鬼鬼祟祟向这边探头探脑的丫鬟和婆子。

    段毓岚禁不住越心情忐忑起来。

    她能想像得到曾嬷嬷跪在厅里接受审讯的情景。

    路是她选的,决定是她做的,但先承受的却是最忠诚最爱护她的老人。

    她的泪水禁不住慢慢沿着脸庞滑落。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终于有脚步声慢慢走近。

    很快就有人将车帘掀开,然后就见一个个头高瘦、不苟言笑的中年婆子,由几个丫鬟婆子簇拥着站在她眼前。

    邬嬷嬷!

    她嫡母、也就是祥亲王妃身边的最得力的婆子,闺中时,她和姨娘真的没少巴结她。

    “见过郡主。”那邬嬷嬷带着一众丫鬟婆子向她行礼。

    “嬷嬷快起来。”段毓岚赶紧对那邬嬷嬷道,然后又向一边的丫鬟点点头。

    “王爷和王妃正在厅里等着郡主,还请郡主随老奴下车。”那邬嬷嬷将手伸给她,然后道。

    “有劳嬷嬷。”她也只好任她搀扶着下车。

    亭台楼阁,花木扶疏。

    这条路她走了许多年,但每次走心情都觉压抑,当然这次更甚。

    很快这条让就尽了,然后两扇敞开挂着珠帘的雕花木门出现在眼前。

    即使早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这一刻,她还是……想逃。

    见她停下,邬嬷嬷转身看向她,“郡主,请!”

    她悄悄深吸口气,然后跟着邬嬷嬷进屋。

    屋里原本有着说话声,但却在她进屋的一瞬戛然而止。

    应该人不少!

    “见过父亲,母亲。”她不敢多看,垂头走到正中,恭恭敬敬的在面前摆好的团花垫子上跪好,然后给上座的两人请安。

    只是等了许久,也不见上面的人出声。

    她也就只好保持着目光落在前面的人靴子上的姿势。

    “王爷,还是快让岚儿起来吧,这一路舟车劳顿的……”又过了片刻,一个温柔女声开口了。

    “哼,慈母多败儿。”只是不待她说完,就有一个威严的声音呵斥道。

    “王爷……”那个温柔女声并未被那威严声音吓住,又开口。

    “好了,起来吧。”似乎厌烦了,那个威严声音终于道。

    “谢父亲!”段毓岚微微抬头,对着上方一个生的十分俊美、却一张脸板的死紧的男人再鞠一躬。

    这个人正是她的父亲,大里国的祥亲王段之祥。

    醉心金石书画,情趣高雅,却无心政事,久而久之也就剩了几个闲职挂身,闲散王爷她这个父亲当之无愧。

    但也正因如此,才能得以留在这繁华京畿之地。

    不过高雅的他,在对待子女们却是相当严厉且不上心的。

    段毓岚一直觉得,自己比不上他手中的一幅古人真迹……

    “谢母亲。”之后段毓岚又转向正位另一边一个生得相貌普通,却面庞和善的女人深深一鞠。

    这正是她的嫡母,祥亲王妃容氏。

    虽然长相有些差强人意,但好在出身名门贵族,又有着良好的性情和宽厚的品质,所以不只笼络住清高至极的夫君,更是将整个王府打理得井井有条。

    但段毓岚所认识的那个嫡母,却与传说中相差甚远。

    佛口蛇心,笑里藏刀。

    生得貌美又泼辣的蔡侧妃怎么样,还不是在她的亲生儿子十岁了才敢怀二胎,可怜二姐段毓灵,亲弟弟只比儿子大半年。

    曾嬷嬷曾说过,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女儿,恐怕生产那日就会和她姨娘一起一尸两命。

    “好孩子,快起来吧。”容氏则弯身亲自来扶她。

    “来,让母亲看看瘦了吗?”起来后,容氏又拉过去她去笑着细看。

    “母亲好疼三妹妹。”这时忽然一边一个声音酸酸的道。

    相貌绝美,气质出尘,正是她的嫡长姐段毓秀。

    一边的两个姑娘见了都笑了,两人也正是她的姐妹,不过身份却是和她一样,都是庶出。

    “你这猴儿,就会挑眼,快来见过妹妹,毓洁毓清,你们也来,岚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容氏笑骂女儿,然后又招呼另外两人和段毓岚见过。

    “见什么见,正经事还没弄清楚。”但段之祥却很快泼过来一盆冷水,一边说着还怒目看向段毓岚。

    段毓岚赶紧垂头。

    容氏也不敢多说了。

    “你们先回屋吧。”段之祥对段毓秀几人挥挥手。

    “是,父亲。”三人应了,然后鱼贯退出。

    直到屋里只剩下三人,还有邬嬷嬷,那段之祥才再次看向段毓岚,“说说吧,怎么回事?”

    “你最好不要像你身边那曾婆子一样,说什么大越瑜王病了,不能和你一起省亲,我现在要听你口中的实话。”语毕那段之祥又厉声补充道。

    段毓岚赶紧跪在地上,泪水不知不觉再次落下。

    可怜老人一片护她之心,都这会儿了却还要帮她说谎话准备蒙混过关。

    “不说吗,那我即刻命人将这曾婆子杖毙。”见她不说话,段之祥彻底怒了,一边将一个茶杯狠狠砸在地上,一边厉喝道。

    段毓岚吓坏了,赶紧伏地乞求,“父亲息怒,不关曾嬷嬷的事,都是女儿……是女儿让曾嬷嬷这么说,其实……其实一年前那瑜王爷就休了女儿,女儿不敢回来,所以……”

    “啪——”

    只是她话未说完,一个响亮的巴掌就落到了她脸上。

    她被打的偏过脸去,嘴里隐隐尝到甜腥的味道。

    “当初你乖乖待嫁,我倒以为你是个行事稳妥的,竟然没有想到,只一年……一年你就落得个被人休弃的下场,被人休弃了也罢,竟然还在外面抛头露面,这让我段之祥的脸往哪儿搁?让我大里的脸往哪儿搁?”打过之后,犹不解气,段之祥又狠狠的骂道。

    “父亲,女儿知道错了,父亲放心,女儿……女儿知道怎么做!”段毓岚将血水咽进肚子里,然后再次伏身深深叩头。

    听着那沉重的“咚咚”声,以及段毓岚额头上快浮现的青紫,段志祥终于面现一丝动容。

    “好了好了,王爷,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也消消气,孩子们还小,又哪能不犯错呢。”这时那一边仿佛被眼前情景惊住的容氏才目光闪了闪,上前,拉了那段之祥劝道。

    段之祥没说话,只是冷哼一声,扭过头去。

    容氏看他一眼,然后转向段毓岚,“孩子,快起来吧。”

    “谢母亲,谢父亲。”段毓岚再次叩谢,然后起来。

    她的这个嫡母一般总是在“最恰当”的时候站出来,容不得人不感激她。

    “实诚的傻孩子,看,把头磕得,来,让我看看。”容氏的目光落在她的头上,对她招招手。

    段毓岚走过去,容氏立刻拉了她的手,看了一番,然后轻叹一声,关切的道,“回屋去吧,让你姨娘帮你上些药……”

    “回什么屋,去思过堂跪着。”但她话音未落,那段之祥就已经转过头来,冷冷的向段毓岚吩咐。

    段毓岚一愣,然后点头,“是,父亲。”

    祥亲王府专门用来关押惩治犯错误之人的柴房,也被她这个父亲冠以一个十分风雅的名字,那就是思过堂。

    “王爷……”容氏似乎想劝,但段之祥一眼看过来,便又立刻住了口,然后转向段毓岚低声道,“先跟邬嬷嬷去吧,回头我会劝你父亲的。”

    段毓岚闻言立刻再次向容氏道了谢,然后跟着那一直垂头站在一边的邬嬷嬷走了。

    对于容氏的“回头再劝”,她当然不抱希望,容氏又怎么可能为了她得罪段之祥。

    再说她的下场没准正是容氏所乐见的,容氏一向都厌烦这后院的妾室和孩子,她不也是其中一员。

    不过,她也并不惧这个结果,因为她已经做好了选择。

    “三妹妹,你这是……”却不想一出门就碰上了被两个丫鬟簇拥着走过来的段毓秀。

    “大姐姐。”轻声和她打了一声招呼,段毓岚并没多说,然后又继续跟着邬嬷嬷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段毓秀艳红的唇瓣轻启,笑了。

    夕阳的余晖落在高大房屋的屋脊上,投下一片暗影,祥亲王府后院的柴房就处于这一片暗影之中,原本阴暗潮湿的环境因为这片暮色更加晦暗。

    段毓岚坐在屋角的柴草上,呆呆的看着头顶天窗透下的几丝亮光,直到那几丝光线被夜色吞没。

    “郡主,郡主……”忽然外面传来低低的呼唤声。

    段毓岚闻言一愣,然后面上显出丝丝欣喜,赶紧起身向那门口而去。

    朦胧中,依稀可见那上了锁的门缝外面站了一个个头不高的丫头。

    “郡主,饿了吧?这是姨娘让我给您带过来的糕点,快吃吧。”见她过来,那小丫头立刻费力的伸了手,将一个纸包塞了进来。

    段毓岚含泪接了纸包,问她,“橘红,姨娘……可还好?”

    橘红正是她亲娘曹姨娘的贴身丫鬟。

    “还好,只是担心郡主,听说郡主回来了,高兴坏了,却没想……没想到……”橘红停顿了一下,又道,“郡主,您……您没事吧?”

    “橘红,你让姨娘放心,告诉她,我会将一切处理好的。”段毓岚并没直接说有事没事,而是这样道。

    橘红定定的看了她片刻,点头,然后又将一个盛水的竹筒递给她,“郡主,这是姨娘帮您沏得,您最爱喝的雪茶。”

    “帮我谢谢姨娘。”段毓岚禁不住有些哽咽。

    “郡主,我先走了,姨娘还等着呢。”之后橘红四下看了一眼,又对段毓岚道。

    段毓岚点头,但橘红走了两步后又叫住了她,“好好照顾姨娘。”

    急切的橘红不疑有他,应了一声,提了食盒快步走了。

    当橘红的身影彻底走远,看不见了,段毓岚才泪流满面的靠在门板上,心里默念:姨娘,珍重!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