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以牙还牙(1 / 1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这是小小的警告,希望你记取经验教训,不再犯同样的错,避免犯错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要让我再见到你。否则我会将你弄成残废,让你在江湖上活现世。好好保重,再见!哈哈哈哈……”

在大笑声中他搂着郁静雯偕擎天杵及毒狐返回茶亭。

花面阎罗挣扎着爬起,拖了自己的阎王令,在荆山煞神的挽扶下,偕同针毒初解的红衣观音及双肩骨碎裂了的拂云手,蹒跚地走了。

荆山煞神等三人,以及莫子安与伏天居土父女,目击这场疯狂的打击,惊得浑身冒冷汗,张口结舌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白发龙女向惊魂甫定的华阳夫人道:“为师要你别担心没错吧!小伙子精得像个鬼,老阎罗怎能暗算得了他?翟老鬼真是走了亥时运,注定要在江湖除名。”

“我是气他身处险境居然还搂着女人,真是不知死活。”华阳夫人语气中有责怪的味道。

“那是他们之间的事,与你何干?”白发龙女怪笑道。

华阳夫人的三妹与司徒玉凤皆以怪怪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她似有所觉,不由脸上一热。

郁静雯的静脉未经完全疏解,因此精神显得不济,沈野决定提前返回农庄。

毒狐留下了十两银子作为茶资及花木折损赔偿,由沈野扶着郁静雯,循原路下山。

擎天杵要准备车马,快步先走了,毒狐表示要帮擎天杵整备,亦快步随擎天杵下山,沈野只好扶着郁静雯慢步而行。

“你是否感到尚有不适之处?”沈野关心地问。

“腰背无力,昏昏欲睡。”郁静雯以微弱的语声说。

“当时为你疏解时就发现有一条经脉未通,本想命翟老鬼替你疏解的,但我不愿让老鬼的脏手再碰你,而且我有把握回去后可替你解开,所以末逼他。”沈野柔声地说。

郁静雯闻言美目陡现异采,道:“纵使终生成残,我也不愿让那个老色鬼再碰触我—下。”

“真没想到,他一个堂堂的副会主居然做出这种事,可见风神会那些人都是垃圾组合,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沈野摇头叹息说。

沈野当时目睹郁静雯被轻薄时,表现出来的羞愤神色似非假装,因此不放过煽火披风的机会,特地重担此事,以加深她心中对花面阎罗的恨意,以利分化。

“这老狗根本不是人,日后我绝不放过他!”郁静雯果然咬牙切齿地说,她突然仰起螓首问:“爷,您是否对这件事很在意?”

“你为何有这种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