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3 部分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一夕错情:这个高官爱不得| 作者:刺青时代| 类别:耽美同人

    到下,再从下到上,仔仔细细的看了遍又遍,才道:“把腿分开。”

    木菲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她不能,她只能乖乖的服从他,否则,木家从此就完了,爸爸就再也出不来了。

    缓缓的分开两条白皙而修长的腿,却把她的下面清晰的暴露在男人的眸中。

    死死的咬着唇,她声不吭。

    男人解睡衣的腰带,睡衣便松松垮垮的从他的身上滑落下去,他的身形如闪电般的移,倏的就到了她的身前,架起她的两腿顷刻间就放在了他的肩上,她这才发现他的分身早已硕大,硕大的让人心惊,恐慌的望着他的那里,她怕,真的很怕。

    “喜欢吧,瞧你看得多认真”他说着,居然没有任何的前戏,就那般身子挺,而且是重重的挺,虽然中途有遇到阻碍,可是,他连眉头都不皱下,继续的贯穿着她的身体,股血腥味弥漫在空气里,他却依然故我的飞动着。

    木菲儿觉得自己要死了,彻骨的痛让她死死的抓起床单,才不至于痛叫出声,强忍着,她的第次也在这刻真的没了。

    真的没了。

    却是在这样的屈辱中没了的。

    成诺凡想要过无数次,她都没给,可这刻,她后悔了。

    从懂事起,她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第次会交给个恶魔。

    却在现在,就是给了个恶魔。

    他还在飞动着,丝毫没有缓下来的意思,她的脑子里除了痛就只剩下了痛。

    “我说了,要我答应帮你也成,但要看你今晚的表现,给我浪叫,我不喜欢做爱的时候如死人样的女人。”

    她的脑子里轰轰作响,她以为自己会哭出来,可是没有,她乖乖的麻木的轻哼了声,“啊”是这样叫的吗?

    她真的不知道女人身体愉悦的时候要怎样叫?

    真的不知道。

    因为,她现在浑身除了痛以外再也没有其它的感觉了。

    “猪。”相少柏低吼声,随即按开了电视,立刻的,羞人的女人浪叫的声音就响在了她的耳边,“这样叫,不会就给我学。”

    她张张唇,却怎么也叫不出来。

    突然间的什么也不想了。

    随他吧,放了爸爸便放了,不放,她也尽力了,真的尽力了。

    闭上眼睛,她不叫了,就当身上的男人是猪。

    他才是猪。

    头野猪。

    身上,却突的轻,他起了身,她听到了他打电话的声音,“米米,马上来见我。”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他的女人都是随叫随到的吗?

    她静静的躺在那里,下身的痛让她动也不想动,那便,就随他去折腾吧

    强推超重口味文恶男吃上瘾:女人休想逃,小孩勿入!

    她是他的赌注。

    他赢,她是他的女人。

    他输,她是别的男人的女人。

    含笑而立,清澈的眸中没有丝波澜,如果这是命,那么,她要与他对抗到底

    谁是谁的劫,谁是谁的瘾,吃干抹净后,他说:女人,休想逃

    _

    作者:阿伊

    羞人的浪叫

    男人的目光还是灼灼的看着她光裸的身体,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仔仔细细的看了遍又遍,才道:“把腿分开。”

    木菲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她不能,她只能乖乖的服从他,否则,木家从此就完了,爸爸就再也出不来了。

    缓缓的分开两条白皙而修长的腿,却把她的下面清晰的暴露在男人的眸中。

    死死的咬着唇,她声不吭。

    男人解睡衣的腰带,睡衣便松松垮垮的从他的身上滑落下去,他的身形如闪电般的移,倏的就到了她的身前,架起她的两腿顷刻间就放在了他的肩上,她这才发现他的分身早已硕大,硕大的让人心惊,恐慌的望着他的那里,她怕,真的很怕。

    “喜欢吧,瞧你看得多认真”他说着,居然没有任何的前戏,就那般身子挺,而且是重重的挺,虽然中途有遇到阻碍,可是,他连眉头都不皱下,继续的贯穿着她的身体,股血腥味弥漫在空气里,他却依然故我的飞动着。

    木菲儿觉得自己要死了,彻骨的痛让她死死的抓起床单,才不至于痛叫出声,强忍着,她的第次也在这刻真的没了。

    真的没了。

    却是在这样的屈辱中没了的。

    成诺凡想要过无数次,她都没给,可这刻,她后悔了。

    从懂事起,她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第次会交给个恶魔。

    却在现在,就是给了个恶魔。

    他还在飞动着,丝毫没有缓下来的意思,她的脑子里除了痛就只剩下了痛。

    “我说了,要我答应帮你也成,但要看你今晚的表现,给我浪叫,我不喜欢做爱的时候如死人样的女人。”

    她的脑子里轰轰作响,她以为自己会哭出来,可是没有,她乖乖的麻木的轻哼了声,“啊”是这样叫的吗?

    她真的不知道女人身体愉悦的时候要怎样叫?

    真的不知道。

    因为,她现在浑身除了痛以外再也没有其它的感觉了。

    “猪。”相少柏低吼声,随即按开了电视,立刻的,羞人的女人浪叫的声音就响在了她的耳边,“这样叫,不会就给我学。”

    她张张唇,却怎么也叫不出来。

    突然间的什么也不想了。

    随他吧,放了爸爸便放了,不放,她也尽力了,真的尽力了。

    闭上眼睛,她不叫了,就当身上的男人是猪。

    他才是猪。

    头野猪。

    身上,却突的轻,他起了身,她听到了他打电话的声音,“米米,马上来见我。”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他的女人都是随叫随到的吗?

    她静静的躺在那里,下身的痛让她动也不想动,那便,就随他去折腾吧

    强推超重口味文恶男吃上瘾:女人休想逃,小孩勿入!

    她是他的赌注。

    他赢,她是他的女人。

    他输,她是别的男人的女人。

    含笑而立,清澈的眸中没有丝波澜,如果这是命,那么,她要与他对抗到底

    谁是谁的劫,谁是谁的瘾,吃干抹净后,他说:女人,休想逃

    _

    作者:阿伊

    羞人的浪叫1

    男人的目光还是灼灼的看着她光裸的身体,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仔仔细细的看了遍又遍,才道:“把腿分开。”

    木菲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她不能,她只能乖乖的服从他,否则,木家从此就完了,爸爸就再也出不来了。

    缓缓的分开两条白皙而修长的腿,却把她的下面清晰的暴露在男人的眸中。

    死死的咬着唇,她声不吭。

    男人解睡衣的腰带,睡衣便松松垮垮的从他的身上滑落下去,他的身形如闪电般的移,倏的就到了她的身前,架起她的两腿顷刻间就放在了他的肩上,她这才发现他的分身早已硕大,硕大的让人心惊,恐慌的望着他的那里,她怕,真的很怕。

    “喜欢吧,瞧你看得多认真”他说着,居然没有任何的前戏,就那般身子挺,而且是重重的挺,虽然中途有遇到阻碍,可是,他连眉头都不皱下,继续的贯穿着她的身体,股血腥味弥漫在空气里,他却依然故我的飞动着。

    木菲儿觉得自己要死了,彻骨的痛让她死死的抓起床单,才不至于痛叫出声,强忍着,她的第次也在这刻真的没了。

    真的没了。

    却是在这样的屈辱中没了的。

    成诺凡想要过无数次,她都没给,可这刻,她后悔了。

    从懂事起,她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第次会交给个恶魔。

    却在现在,就是给了个恶魔。

    他还在飞动着,丝毫没有缓下来的意思,她的脑子里除了痛就只剩下了痛。

    “我说了,要我答应帮你也成,但要看你今晚的表现,给我浪叫,我不喜欢做爱的时候如死人样的女人。”

    她的脑子里轰轰作响,她以为自己会哭出来,可是没有,她乖乖的麻木的轻哼了声,“啊”是这样叫的吗?

    她真的不知道女人身体愉悦的时候要怎样叫?

    真的不知道。

    因为,她现在浑身除了痛以外再也没有其它的感觉了。

    “猪。”相少柏低吼声,随即按开了电视,立刻的,羞人的女人浪叫的声音就响在了她的耳边,“这样叫,不会就给我学。”

    她张张唇,却怎么也叫不出来。

    突然间的什么也不想了。

    随他吧,放了爸爸便放了,不放,她也尽力了,真的尽力了。

    闭上眼睛,她不叫了,就当身上的男人是猪。

    他才是猪。

    头野猪。

    身上,却突的轻,他起了身,她听到了他打电话的声音,“米米,马上来见我。”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他的女人都是随叫随到的吗?

    她静静的躺在那里,下身的痛让她动也不想动,那便,就随他去折腾吧

    强推超重口味文恶男吃上瘾:女人休想逃,小孩勿入!

    她是他的赌注。

    他赢,她是他的女人。

    他输,她是别的男人的女人。

    含笑而立,清澈的眸中没有丝波澜,如果这是命,那么,她要与他对抗到底

    谁是谁的劫,谁是谁的瘾,吃干抹净后,他说:女人,休想逃

    _

    作者:阿伊

    羞人的浪叫

    男人的目光还是灼灼的看着她光裸的身体,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仔仔细细的看了遍又遍,才道:“把腿分开。”

    木菲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她不能,她只能乖乖的服从他,否则,木家从此就完了,爸爸就再也出不来了。

    缓缓的分开两条白皙而修长的腿,却把她的下面清晰的暴露在男人的眸中。

    死死的咬着唇,她声不吭。

    男人解睡衣的腰带,睡衣便松松垮垮的从他的身上滑落下去,他的身形如闪电般的移,倏的就到了她的身前,架起她的两腿顷刻间就放在了他的肩上,她这才发现他的分身早已硕大,硕大的让人心惊,恐慌的望着他的那里,她怕,真的很怕。

    “喜欢吧,瞧你看得多认真”他说着,居然没有任何的前戏,就那般身子挺,而且是重重的挺,虽然中途有遇到阻碍,可是,他连眉头都不皱下,继续的贯穿着她的身体,股血腥味弥漫在空气里,他却依然故我的飞动着。

    木菲儿觉得自己要死了,彻骨的痛让她死死的抓起床单,才不至于痛叫出声,强忍着,她的第次也在这刻真的没了。

    真的没了。

    却是在这样的屈辱中没了的。

    成诺凡想要过无数次,她都没给,可这刻,她后悔了。

    从懂事起,她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第次会交给个恶魔。

    却在现在,就是给了个恶魔。

    他还在飞动着,丝毫没有缓下来的意思,她的脑子里除了痛就只剩下了痛。

    “我说了,要我答应帮你也成,但要看你今晚的表现,给我浪叫,我不喜欢做爱的时候如死人样的女人。”

    她的脑子里轰轰作响,她以为自己会哭出来,可是没有,她乖乖的麻木的轻哼了声,“啊”是这样叫的吗?

    她真的不知道女人身体愉悦的时候要怎样叫?

    真的不知道。

    因为,她现在浑身除了痛以外再也没有其它的感觉了。

    “猪。”相少柏低吼声,随即按开了电视,立刻的,羞人的女人浪叫的声音就响在了她的耳边,“这样叫,不会就给我学。”

    她张张唇,却怎么也叫不出来。

    突然间的什么也不想了。

    随他吧,放了爸爸便放了,不放,她也尽力了,真的尽力了。

    闭上眼睛,她不叫了,就当身上的男人是猪。

    他才是猪。

    头野猪。

    身上,却突的轻,他起了身,她听到了他打电话的声音,“米米,马上来见我。”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他的女人都是随叫随到的吗?

    她静静的躺在那里,下身的痛让她动也不想动,那便,就随他去折腾吧

    强推超重口味文恶男吃上瘾:女人休想逃,小孩勿入!

    她是他的赌注。

    他赢,她是他的女人。

    他输,她是别的男人的女人。

    含笑而立,清澈的眸中没有丝波澜,如果这是命,那么,她要与他对抗到底

    谁是谁的劫,谁是谁的瘾,吃干抹净后,他说:女人,休想逃

    _

    作者:阿伊

    羞人的浪叫8

    男人的目光还是灼灼的看着她光裸的身体,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仔仔细细的看了遍又遍,才道:“把腿分开。”

    木菲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她不能,她只能乖乖的服从他,否则,木家从此就完了,爸爸就再也出不来了。

    缓缓的分开两条白皙而修长的腿,却把她的下面清晰的暴露在男人的眸中。

    死死的咬着唇,她声不吭。

    男人解睡衣的腰带,睡衣便松松垮垮的从他的身上滑落下去,他的身形如闪电般的移,倏的就到了她的身前,架起她的两腿顷刻间就放在了他的肩上,她这才发现他的分身早已硕大,硕大的让人心惊,恐慌的望着他的那里,她怕,真的很怕。

    “喜欢吧,瞧你看得多认真”他说着,居然没有任何的前戏,就那般身子挺,而且是重重的挺,虽然中途有遇到阻碍,可是,他连眉头都不皱下,继续的贯穿着她的身体,股血腥味弥漫在空气里,他却依然故我的飞动着。

    木菲儿觉得自己要死了,彻骨的痛让她死死的抓起床单,才不至于痛叫出声,强忍着,她的第次也在这刻真的没了。

    真的没了。

    却是在这样的屈辱中没了的。

    成诺凡想要过无数次,她都没给,可这刻,她后悔了。

    从懂事起,她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第次会交给个恶魔。

    却在现在,就是给了个恶魔。

    他还在飞动着,丝毫没有缓下来的意思,她的脑子里除了痛就只剩下了痛。

    “我说了,要我答应帮你也成,但要看你今晚的表现,给我浪叫,我不喜欢做爱的时候如死人样的女人。”

    她的脑子里轰轰作响,她以为自己会哭出来,可是没有,她乖乖的麻木的轻哼了声,“啊”是这样叫的吗?

    她真的不知道女人身体愉悦的时候要怎样叫?

    真的不知道。

    因为,她现在浑身除了痛以外再也没有其它的感觉了。

    “猪。”相少柏低吼声,随即按开了电视,立刻的,羞人的女人浪叫的声音就响在了她的耳边,“这样叫,不会就给我学。”

    她张张唇,却怎么也叫不出来。

    突然间的什么也不想了。

    随他吧,放了爸爸便放了,不放,她也尽力了,真的尽力了。

    闭上眼睛,她不叫了,就当身上的男人是猪。

    他才是猪。

    头野猪。

    身上,却突的轻,他起了身,她听到了他打电话的声音,“米米,马上来见我。”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他的女人都是随叫随到的吗?

    她静静的躺在那里,下身的痛让她动也不想动,那便,就随他去折腾吧

    强推超重口味文恶男吃上瘾:女人休想逃,小孩勿入!

    她是他的赌注。

    他赢,她是他的女人。

    他输,她是别的男人的女人。

    含笑而立,清澈的眸中没有丝波澜,如果这是命,那么,她要与他对抗到底

    谁是谁的劫,谁是谁的瘾,吃干抹净后,他说:女人,休想逃

    _

    作者:阿伊

    羞人的浪叫9

    男人的目光还是灼灼的看着她光裸的身体,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仔仔细细的看了遍又遍,才道:“把腿分开。”

    木菲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她不能,她只能乖乖的服从他,否则,木家从此就完了,爸爸就再也出不来了。

    缓缓的分开两条白皙而修长的腿,却把她的下面清晰的暴露在男人的眸中。

    死死的咬着唇,她声不吭。

    男人解睡衣的腰带,睡衣便松松垮垮的从他的身上滑落下去,他的身形如闪电般的移,倏的就到了她的身前,架起她的两腿顷刻间就放在了他的肩上,她这才发现他的分身早已硕大,硕大的让人心惊,恐慌的望着他的那里,她怕,真的很怕。

    “喜欢吧,瞧你看得多认真”他说着,居然没有任何的前戏,就那般身子挺,而且是重重的挺,虽然中途有遇到阻碍,可是,他连眉头都不皱下,继续的贯穿着她的身体,股血腥味弥漫在空气里,他却依然故我的飞动着。

    木菲儿觉得自己要死了,彻骨的痛让她死死的抓起床单,才不至于痛叫出声,强忍着,她的第次也在这刻真的没了。

    真的没了。

    却是在这样的屈辱中没了的。

    成诺凡想要过无数次,她都没给,可这刻,她后悔了。

    从懂事起,她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第次会交给个恶魔。

    却在现在,就是给了个恶魔。

    他还在飞动着,丝毫没有缓下来的意思,她的脑子里除了痛就只剩下了痛。

    “我说了,要我答应帮你也成,但要看你今晚的表现,给我浪叫,我不喜欢做爱的时候如死人样的女人。”

   &nb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