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暧昧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锦绣风华之第一农家女| 作者:席妖妖| 类别:穿越小说

    几天来,无忧很乖,并没有纠缠着君媱学武,照旧在自己书房里识字描字帖。

    而君媱,则是带着一脸笑走进了厨房的储物间,一抬头,上面是挂的密密麻麻的腊肠,此时已经全部风干完毕,毕竟是在厨房的隔间,每天都很暖。

    抬手用刀子割下四根,然后拿到厨房案板上切成片,最后在锅里点上火,用葱花爆炒之后,一股诱人的香味,在整个厨房蔓延开来。

    等把腊肠抄完装盘,君媱就端着拿去了杨氏的房间。

    此时杨氏正在炕上坐着衣服,随着掀开的门帘,一股特别好闻的肉香传了进来,让梦妮也是停下了手里的针线活。

    “姐,真香呢,这啥肉啊?”

    君媱把这盘爆炒的腊肠放到炕边中间的桌上,然后递给两人筷子道:“尝一尝,这就是我用猪肉灌的腊肠,五香味的。”

    两人接过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嘴里,果然好吃,不但有劲道,而且味道极好,有点咸味,有点无香料的味道,有点淡淡的酒的味道。

    感觉到好吃,自然是多吃了几块,最后才依依不舍的放下筷子。

    “媱儿,真好吃,你这是咋做的啊?”杨氏问道。

    “就是肉切丁,放进各种调味料,然后把腌制好的肉灌进猪小肠里面,风干之后就可以吃了,当然在锅里蒸着吃味道也很好,炒着也行,还有各种各样的做法,等我全部给你们做一遍尝尝。”说着,又看着梦妮道:“梦妮喜欢吃,等姐天天做,到时候过年你回家的时候,我交给你娘,你们在家里也做着吃。”

    “哎,那行,以后过年都能吃了,姐你真厉害,我都觉得最近身子都好多了,这心口也好久没疼了,我越来越佩服你了。”梦妮高兴的说道。

    看到自己的女儿和外甥女相处的这么好,杨氏的心里也很高兴,毕竟她只有一个兄弟,而且姐弟俩的关系也一直很好,虽然有点时间因为媱儿的事情引得杜氏不满,但是不满归不满,却从来没在她面前表现过,而也没有太加以阻止兄弟对女儿的照顾,这让她很是理解杜氏,也对她并无怨恨,而且自从家里条件好了,也没见她和自己家有啥要求。

    所以,她对兄弟媳妇并无任何不满,而也因此把杨兴业和杨梦妮看成和自己儿女一般,以前想要让这几个表姐妹兄弟好好相处,以后说不定没有兄弟姐妹的君媱也好有个照应,可是后来君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却让杨氏的心是彻底的凉了,如今能如此好的相处,她怎能不高兴。

    随后君媱就把在锅里蒸的腊肠,送到了儿子屋里,而巧儿这是却躺在无忧的书房里的软榻上盖着小被子睡的呼呼的,而无忧却在看书,里面很多的子,君媱都偶尔给他念几段,而两个月下来,小家伙也能认识不少字了。

    “娘,什么啊,真香。”无忧闻到问道,抬头看了过来,就见到君媱手里端着的盘子里的腊肠。

    “腊肠,前段时间不是和你们说给你们做好吃的吗?先别看了,休息一下,尝一尝吧。”

    “哎!”无忧一听是娘亲做的,不用说也定是极好吃的东西。

    果然,一尝发现,好吃的不得了,不觉多吃了几块,然后看看还在睡觉的妹妹,道:“娘,我不吃了,这些给妹妹留着。”

    听到他的话,君媱宠爱的摸了摸儿子的发顶,温柔说道:“没关系,喜欢吃的话就多吃点,厨房里还有很多,足够你们吃到明年了。”

    一听君媱这话,无忧超萌的小脸上露出了可爱的笑容,拿起筷子又吃了几块才依依不舍的放下,他没有忘记娘亲的话,少吃多餐,一次不能吃太饱。

    君媱让无忧吃完看会书之后,就去睡会,等吃饭的时候自然会叫他。

    走出儿子房间,君媱又去了厨房,从上面取下大约有三十根腊肠,用油纸包包好,然后走出家门,对着某处喊道:“在不在?”

    话落,千龙就出现在君媱面前,乐嘻嘻的道:“夫人,您有何事?”

    把手里的油纸包递给他,道:“这是我做的,你拿回去给你加主子尝一尝吧。”

    千龙看着手里的油纸包,只觉得一股肉香飘出来,鼻子动了动,他觉得肯定特别好吃,就冲着这个味道,就足够了。

    “夫人,这是什么?”主子的吃食,可是讲究的很,就算是在梅花山庄这山林之中,也依旧有大厨跟着,虽然菜品并不丰盛,可蓝伯的手艺是京城最好的,比宫里的大厨也不遑多让,经他出手做出来的菜色,就算是野菜,也能做出龙肉凤爪的味道,这个能行吗?

    “腊肠而已,用猪肉做的,放心吃吧,很干净。”她说道,然后看着千龙那盯着腊肠直勾勾的眼神,询问道:“还是说,你家主子每次吃饭还要人试菜或者是用银针试毒啊?”

    好像古代很多性情古怪,龟毛的男人都有着毛病。

    千龙却把头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很干脆的反驳道:“不会不会,夫人也不想想,我可是用毒高高手啊,谁敢在我面前下毒啊,那和找死有啥区别对吧?夫人请放心,我这就把东西给主子送去。”

    说完,一个纵身,面前的人已经消失,如果不是手里的腊肠没了,君媱会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

    可是让君媱没想到的是,就在送去腊肉几天后,千龙却主动来找她了,说是他家主子觉得好吃,想要再带一些回去,让君媱当场愣住,觉得自己无心引来了一只馋猫。

    不过,想归想,人家毕竟给了自己一个大生意,而一个月的时间只剩下最后的五天,熬过了这五天,全家就可以开始准备过年需要的东西了。

    然后再等准备的差不多,就能去杨庄去吃杀猪菜,因为自己家这一头猪,自己要做别的东西,所以就没有情人来吃,反正猪肉也送了,而等到时候去杨庄,再带上自己做的腊肠,拿去给杨家人过过瘾。

    但是,等做早饭的最后一天,正好也是青山镇年赶集的日子,这眼瞅着都已经二十二了,而虽然多了两天,君媱却并没在乎,毕竟挖煤这种事情,不是一板一眼的说哪天就哪天。

    也就是在头天晚上,千龙那死孩子又一次出现了,一脸乖巧的凑到君媱面前。

    “夫人啊,我就要跟主子回京了,那个腊肠主子说特别好吃,这次回京想多带一点,还有啊,夫人您说,就多多的给一些吧,免得以后想夫人的时候,就看看腊肠是吧?”千龙没发现,随着他的话,君媱的脸都黑了。

    这臭小子是啥意思啊?想她的时候就看看腊肉?她和腊肉哪里像了?再说了,谁稀罕他们想啊。

    “还要啊?”君媱表情温柔如水的看着千龙那俊美却稚气未脱的小脸。

    “啊,嗯!”这么温柔的表情,是给,还是不给啊?

    “等着啊,我去给你装。”说着,返身就回了厨房。

    千龙顿时乐坏了,这就是给了?真是的,看到夫人脸上的笑容,他心里还在打鼓,觉得有点不对劲,原来是自己想多了啊。

    君媱不过就是几分钟的时间就出来了,手里有一个竹编的篮子,篮子里面是一个油纸包,看来装的不少。

    而千龙一看,这确实不少啊,自己算是完成了主子交代的任务了,天知道为了小主子的事情,他有多怕见到那个温和俊逸清雅的主子啊。

    刚想要伸手接过,却被君媱挥手拨开了,然后一张白皙的手掌摊放在他的面前。

    “千龙啊,你说我也只是个庄户人家,这赚个银子也不容易,我这些腊肠我的儿子闺女可是喜欢的紧,这一下子都给你了,我家就要少吃了,你总不能就这样拿走吧?要知道这前前后后,足足给了你近一百根啊,而我家厨房里挂着的也不过就二百根,所以啊,这银子,你是要掏的。”

    银子!?

    千龙懵了,这算什么啊?

    他家主子是夫人的夫君吧?

    这没听说过,夫君想要吃妻子做的吃食,是要出银子的啊?

    “夫人……”他觉得自己脑容量有点不够用,“这要多少银子啊?”

    君媱听到“银子”儿子,这笑容更加的灿烂了,道:“一白两。”

    想吃她君媱做的东西,会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么?一两银子一根,已经是很便宜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宁月谨是个王爷还是皇子,亦或者是啥将军什么的,但是家底肯定厚实就对了,就冲着他身上那鎏金丝线,她就不能要少了,否则不是看不起人家宁二爷么。

    “……”千龙无语了,一白两?

    垂下头,用余光偷偷看着君媱,恨的不现在扭屁股就走人,但是想到交代下任务的主子,他这心里就挠心挠肺的。

    最后,只得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放到君媱的手里,然后提起篮子,几个起落,头也不回的消失了。

    君媱看着通宝银号上那闪闪发光的一白两字样,放在唇边亲了一口,才哼着小曲儿,走回了屋。

    “我发财了发财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花,左手一个诺基亚,右手一个摩托罗拉……”

    “……”隐匿在远处的冰晨,两个眼皮子是狠狠的抖动了一下,夫人这是,疯了么?

    次日晨曦中,君媱就带着两个可爱的小包子就出了家门,直接坐上了青云的马车,然后跟着他们一起往军队驻扎之地去了。

    因为今天有些事情要去福运酒楼一趟,所以正好就可以搭乘青云的顺风车,虽然要绕路先去一趟军营,不过也没关系,反正她也好奇。

    “君娘子,快过年了,掌柜的说了,今年咱们酒楼生意好,肯定能趁着年底这点时间,再赚上一大笔,而且还说,有了君娘子,咱镇上的酒楼,以后绝对不能是收入最低的那一家了,您是没见,掌柜的都要乐坏了。”

    “收入最低?别地还有多少家福运啊?”这个问题她还没有自己的问过。

    “君娘子不知道啊?”青云问,有点惊讶,“全国总共九十二家,几乎是做到每个城到都有,而且镇上也是。”

    君媱有点诧异,这还真是一个巨大的财富啊,不过她也仔细的观察过,福运酒楼看似百家酒楼,按理说每年的收入应该是一个很大的数字才对,可是她发现,福运之所以能常年屹立在天启国,最重要的一点是除了饭菜的特别,那就是新鲜。

    全部都是用的新鲜材料,但凡是有些枯萎之类的菜肉,福运从来都不用。

    这样确实很好,也就造成了每年的净利润并没有那么惊人,除掉掌柜活计的工钱,听薛离尘的意思是,每年的净利润有最少四百万两,最多的时候可以达到百万两。

    而如今听到青云的话,君媱不禁想到,以后每月推出几个新菜色,每季度再推出几样主打菜,她想超越试试,能不能更上一个台阶。

    随后的时间,君媱就和青云询问起了一些酒楼的细节,而她的心里也渐渐有了主意。

    不过短短的两刻钟,马车就已经到达军营,而临近时,君媱却突然想起,他们还是不去的好,听青云絮絮叨叨的说过,军营的将士对她很是感激,万一被知道,恐怕又是一阵麻烦,还是算了。

    青云将母子三人放在路边,告诉他们说,自己要在里面忙活半个时辰,还是一起进去的好,否则这大冬天的,会冻坏了孩子。

    君媱看着两个小包子,随后也只得跟着青云一起去了。

    远处,是一条水流湍急的河流,在冬日的暖阳下,波光粼粼,如同一条玉带,灌溉着四里八乡的百姓。

    她随着青云的马车走进军营中间的空地,而在一边三个一群,五个一堆的军士看到青云来,都纷纷的打着招呼,热情的走上前来。

    “哟,青云小兄弟,这是谁呀?”看到君媱和两个孩子,众人心里都有点想歪了。

    “哦,大柱哥啊,这是我们酒楼的二掌柜,正好等跟着马车一起去镇上。”青云咧开嘴笑着说道。

    听到和青云不是那种关系,众人这才领了饭菜边吃边往旁边走,也好给身后的兄弟让个地方。

    看到那一蹲下就能吃的稀里呼噜的将士,君媱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这种情况她见过,那就是公司下面的建筑工人,几乎天天这样,一年四季如此,但是这些军士的风险可比建筑工人高的多,说不定一场小小的战役,就可能埋骨他乡。

    因为聚拢在马车旁边的军士实在是太多,君媱怕孩子们被碰到撞倒,就待到了距离军营不远处的河边,等着青云他们。

    两个小家伙见到河,松开君媱的手奔到河边,看着那清淩的河面,叽叽喳喳说着什么。

    身后,一个白色锦袍纹绣金色幽兰的男子,悄然走近。

    “怎么来这里了。”语气淡淡,丝毫听不出任何情绪。

    君媱转身,一眼就落到一双温和的凤眸中,大脑有一瞬间的当机。

    “哦,准备去趟镇上,正好青云来送早餐,就搭车过来了。”说完,又觉得奇怪,他问自己就要回答啊?

    在君媱身边停住,负手而立,眸子带着暖意,看着几步远外的两个小娃娃,美好的薄唇,不觉勾起一抹浅笑。

    君媱的心,噗通噗通的狂跳不止,当然不是因为他的笑容,而是因为他的眼神,那是一双父亲看待女子的眼神,温暖而包容。

    “宁月谨,你看的太久了。”君媱的声音带着她没有察觉的战栗。

    宁月谨缓缓收回视线,侧首看着身边的女子,她发色乌黑浓密,发饰也很简单,只是一根梅花木簪束住一半的发,而后余下的全部披散在身后,垂达至腰际,偶尔冷风吹过,细细的扬起,风止有重新柔顺的吹落。

    她不算美,至少比他见过的很多女人都逊色,至多也就算是一个小家碧玉,却有着一股大家风范,这很矛盾,但也正是因为矛盾,让宁月谨觉得有点想要探究的意味。

    君媱其实很瘦,胸部大,屁股不翘,除了一双纤纤细腰和即使包裹在嫩黄色裙袍之下也能感觉到的修长双腿,并不出色,却似乎有着一种特别的诱惑力,让一向眼高于顶的他,第一次觉得可以如此近距离的想要了解一个女人。

    “两个小家伙很可爱。”他自然听出了君媱心里的紧张和不安。

    君媱美眸狠狠的等了宁月谨一样,嚣张而狂妄,蕴含着强烈的不可一世,尖细的下巴扬起,给了他一个极其欠扁的笑容,道:“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是谁的孩子。”

    宁月谨却并没生气,反而因为她的这句话,而忍不住低笑两声,潋滟的凤眸静静的看着她,道:“对啊,也不看看是谁的孩子。”

    倒退两步,君媱很明显的察觉到了他的“诡异”?

    “宁月谨,你有病吧!”垂眸嘟囔一句,扭头看向两个包子,结果心脏差点没蹦出来,那两对乌溜溜的大眼珠闪着的贼光,是想怎样?

    宁月谨眼底的笑意更浓,如同一朵牡丹,尊贵却不媚俗。如同一轮皎洁的明月,清冷却气质凝华。

    “大叔,你长的真好看。”小美女巧儿姑娘看到宁月谨,那双大眼盯着他的脸,眨也不眨。

    某人嘴角抽了抽,她家姑娘这是见色忘母吗?

    “巧儿长得也很可爱。”宁月谨半蹲下身,冲着两人道:“过来,大叔给你们见面礼。”

    听到这句话,原本还齐齐瞪眼的两个小家伙,齐刷刷的看向了自己的娘亲,意思是他们能不能要。

    君媱才不管,反正这个家伙绝对有钱,不要白不要,随后就笑眯眯的冲着两个娃子点点头道:“还愣着做什么,长者赐不可辞,书里有写啊,怪叔叔给你们见面礼,咱们就笑纳了。”

    一听可以拿,巧儿顿时就迈开小短腿,飞快的扑进宁月谨的怀里,看的君媱是咬牙切齿,恨不得飞起一脚,将宁月谨给踢下河。

    无忧小帅哥,却是稳重的多,一步步走到宁月谨面前。

    从怀里掏出两个通体墨色的一佛一观音,君媱看去,两块玉,通体漆黑,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去,丝毫没有色泽的变化,很明显是两块顶尖的和田墨玉,万金难求。

    在现代,墨玉虽然比不上白玉,但是因为墨玉的产量极其稀少,也是极其珍贵,但是如此清透纯粹的墨玉,君媱表示,生平仅见。

    宁月谨给两个孩子一一挂在脖子上,塞进衣服里,却并不觉得冷,仅仅是有点温凉而已。

    “那个,二爷,这见面礼会不会有点贵重啊?”

    宁月谨站起身,看了一眼君媱,缓缓道:“无妨,只是见面礼,带着吧,洗澡的时候也不用取下来。”

    两块墨玉,是他用自己从鬼殿中清缴中获得的一块天然拳头大的墨玉,找了天启国第一传奇玉匠大师亲手打造的,两块玉的中间分别嵌进了一颗晶石,可以在日久天长中,起到强身健体的功效,是用他常年随身携带的一块晶石打磨而成镶嵌的,世间独一无二。

    君媱见他这么说,也只得闭嘴,对两个一脸欣喜的小家伙道:“还傻傻的,谢谢怪叔叔啊。”

    “谢谢大叔!”两个小家伙才不上当呢,人家都给了这么好看的见面礼,哪里还能叫怪叔叔啊,娘亲真是不懂事。

    如果被君媱知道自己两个孩子如此想,她非要把他们吊起来,一个屁股上狠狠拍它几十下。

    抽了抽嘴角,君媱道:“那两个人是你让去的?”

    “嗯!被你拒绝了。”他不甚在意的说道。

    “那还用说?”君媱瘪嘴,“那家的孩子学武不是先跑步或者是蹲马步开始啊?我儿子就要先学那些旁门路子?”

    没这道理不是?万一以后出啥事可咋办?

    宁月谨剑眉轻挑,替两个忠实的下属辩解道:“不是旁门,只是能有大成就的人极少而已。”

    “那我儿子也不可以,谁知道你是什么心思,万一看好我儿子想抢走,我找谁哭去?”

    她儿子如此可爱懂事,是个人都应该一眼就会喜欢上,她可是心疼的很。

    宁月谨看着她脸上细微的变化,以及那全身散发出来的气场,心里微微一动。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不同的女子,相信儿子,甚至给他完全的自主己见,虽然宠爱的很缺不会溺爱。

    也许,她真的能看透儿子需要的是什么,也说不定。

    甚至他还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个女人在排斥自己,而原因就是面前的这两个孩子,难道她察觉出了什么?

    “如果,我要带走呢?”良久之后,他才说出一句话。

    君媱的脊背瞬间僵硬,原本温和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冷而凌寒。

    “我会杀了你!”一字一句,从诱人的粉唇轻吐而出。

    宁月谨丝毫没有因为君媱的语气而有任何的变化,但是心里却做了一个很重要,甚至完全倾覆了他前半段人生的决定。

    这个女人,他要了!

    在宁月谨的心里,未来就算他想要闲云野鹤,云淡风轻,都不可能。

    虽然在天启国,作为唯一的亲王,他可谓是无人可及,就算是龙椅上的那位对他最是忌惮,却终究是随他逍遥,可是却依旧无法抗衡这整个国运的走向,只因那洪流实在是太汹涌,就算他能做到力挽狂澜,却依旧有点单薄,而要想成为他宁月谨的妻子,势必要有强势的背景和极其坚强的内心,更重要的是要有和他并驾齐驱的能力,都咋他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奈何二十多年的兜兜转转,他见过太多的女人,虽然有多少背景强悍的名门千金,将门闺秀,却都在一瞬间被他摇头否决,只因为她们看到自己的第一眼,眼神里的迷恋是那么的赤果果,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