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穿越小说 总裁斗爱小蛮妻 V大结局下

V大结局下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总裁斗爱小蛮妻| 作者:盗幕笔| 类别:穿越小说

    原来那位男子就是大名鼎鼎的doctorjohn,傅轻丝看他的目光充满了尊敬和感激。

    大舅母穿着淡蓝色的消毒衣坐在表哥的病床前,专心致志而又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好像在守着一件易碎的珍宝。她嘴巴一张一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表情悲伤。傅轻丝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眼睛红了,眼里又有湿意涌出来。

    大舅母在里面待了很久了,不能再待下去了,有护士走过来,遵循医生的吩咐,过去敲敲门,将大舅母带了出来。

    大舅母擦了擦眼角,抬起头,看见了眼前的医生,眼睛一亮,着急地问:“医生,我儿子情况怎么样?他什么时候会醒?”大舅母的英语不是很好,说得磕磕绊绊,但表达还算清楚,医生也能听得懂。

    doctorjohn友好地笑了笑,笑容温暖,眼神温和,给人春风拂面的感觉,有种安抚人的魔力。他礼貌地邀请他们过去前面的会客室详谈,大舅舅挽住舅母的肩膀,傅轻丝搀扶着外婆,一行人跟着doctorjohn走了。

    到了会客室,doctorjohn请他们坐下,然后给他们每人倒上一杯温水。傅轻丝双手捧着杯子,感受杯子上的暖意,僵硬的身体缓缓舒软下来,但一想到doctorjohn接下来要说的话,她的心又提了起来。她不着痕迹地瞧了瞧外婆,又瞄了瞄大舅母,精神高度紧张,她紧紧地握住杯子,杯子里的水如同她的心,不安地轻荡着。

    doctorjohn看了他们一眼,用平缓的声音说:“您们请放心,林先生的手术顺利地完成了,估计第二天他就会醒过来……”他说了很多话,一边说一边观察他们的表情,最后他停顿一下,用沉重的语气说:“不过,很抱歉,有一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您们,林先生的性命保住了,但他的双腿失去了知觉,今后不能走路……”他宣布了林恺瘫痪的的事实。

    傅轻丝当时从薛珊口中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的时候,她完全不能接受,心里始终觉得可能是薛珊弄错了或者她是在骗她,她心里还是存着一丝希望,但这时doctorjohn的话将她仅存的幻想打破了。这是真的,是千真万确的,她无法自欺欺人了。

    她马上抬眸望向外婆和大舅母,外婆没有出声,安静地坐在那儿,拿着一块手绢不停地擦着眼泪,身子微微地颤抖着,但没有过激的情绪,她应该是提前知道这个消息了。而大舅母却反应过激,猛地站起来,声音颤抖地问doctorjohn:“医生,您说什么了,我怎么听不懂,阿恺他到底怎么了?”

    大舅舅按住大舅母的肩膀,轻声细语地劝说她坐下来,大舅母不顾不管,身体不停地扭动着,挣扎开大舅舅的手,转头盯着傅轻丝,大声说:“轻丝,你告诉舅母,医生说什么了,阿恺他没有事是不是?”

    傅轻丝看到大舅母眼里有着巨大的悲伤和迷茫,她知道大舅母已经听清楚医生说的话了,但大舅母不敢去相信,不让自己去相信,她再也忍不住,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她掩着嘴说不出话。

    大舅母见傅轻丝不回答她,她将目标放在门边的薛珊身上。她跑过去,拉着薛珊,焦虑而无助地问:“susan,你告诉我,阿恺怎么了?”

    薛珊的手臂被大舅母抓得很痛,她蹙着眉,看了大舅母一眼,别开头,一字一顿地说:“阿恺,他,以后不能走路了……”

    大舅母脸色苍白如纸,身体摇摇欲坠,她用力地摇晃着薛珊,哭着说:“你骗我,怎么可能会这样,你一定是在骗我……”

    大舅舅走过来,将大舅母拉入怀里,轻声说:“你别这样,冷静点……”

    大舅母满脸戚色,泪如雨下,双手攥着大舅舅的衣领,说:“阿博,阿恺没事的,对不对,一定是他们听错了……”

    “琳,琳……”大舅舅双眼通红,喊着大舅母的名字,紧紧地抱着她。大舅母情绪激动,疯狂地质问着,突然身子一软,在大舅舅怀里昏了过去,会客室顿时一片混乱。

    大舅母被送进了病房,医生给她输了液,她正在安静地睡着。表哥还在加护病房里,暂时没有醒来。外婆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在众人的劝说下,由薛珊陪着她过去表哥的住处休息了。

    傅轻丝疲惫地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目无焦距地望着走廊的某一点。短短的二十四小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她不知道怎么样去应对。一种无力的感觉从心底升起来,她的头脑像塞满了稻草,乱七八糟,无法思考。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傅轻丝坐在安静的走廊昏昏欲睡的时候,口袋的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她惊了一下,坐直了身子,慢一拍地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手机在震动。她掏出来,看见了曲沐逸的名字,她有点疑惑,算了算时间,他这时应该在飞机上的,怎么会有时间打电话给她呢。她站起来,走到走廊的另一头,接通了电话,“喂……”

    曲沐逸低沉的声音传来,带着歉意,说:“轻丝,我现在无法立即赶过来,抱歉。”

    “发生什么事了?”傅轻丝问。

    “公司有点急事要处理,还有,妈病了。”曲沐逸说。

    傅轻丝连忙问:“妈怎么了?”她知道曲夫人的身体一向不是很好,一直在仔细调养着。

    “是老毛病了,不用担心。”曲沐逸大略解释了一下,然后问她,“你那边怎么样?”

    傅轻丝一想到林恺的病情,心就隐隐作痛,她喉咙哽咽,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泪意,语调沉重,将事情完完整整地告诉了曲沐逸。

    曲沐逸听完后,静默了几秒,说:“我坐明天的飞机过来。”

    在这一刻,傅轻丝很无助,很想找一个人依靠,很想曲沐逸马上出现在她身边,陪着她,给她支持和安慰。但她也很清楚地了解现在的情况,曲沐逸公事缠身,母亲又病了,于情于理这个时候都应该留在国内,更何况他过来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你不用过来了,在家处理公事和照顾妈吧,表哥的手术很成功,病情稳定了,这儿有最好的专家坐镇,没什么事儿的。”傅轻丝说。

    曲沐逸嗯了一声,没有明确地回答,他嘱咐她:“记得按时吃饭,多穿衣服,要好好照顾自己。别想太多,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活着才有希望,才能拥有一切想要的。”

    是啊,事已至此,再怎么样哭泣悲伤都无补于事,要接受现实,坚强起来。活着最重要。人只有活着才能创造奇迹。

    其实这是一次重生,是人生的另一个阶段,是新的开始。应该好好珍惜眼下的一切,而不是沉浸在痛苦里,走不出来,萎靡不振。她希望表哥醒来之后,能够明白这一层道理。

    她和曲沐逸再说了一会话,才依依不舍地结束通话。她走了回去,遇到了大舅舅,大舅舅坐在椅子上,垮着肩膀,脸埋在手心里,完全没有了以前的英气和神采。

    “舅舅。”傅轻丝轻轻地喊了一声。

    大舅舅抬起头,他眼里充满了血丝,下巴有着青色胡茬。她看着舅舅,第一次清清楚楚地意识到,舅舅他老了,不再年轻了。

    “你进去房间睡一下吧,忙了一天,你也累了。”大舅舅对傅轻丝说。

    是啊,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到达这片陌生的国度的时候还是白天,眨眨眼,已变成晚上了,医院越发空旷寂寥,沉闷的环境压得人的心惴惴的。

    傅轻丝在大舅舅身边坐下,摇摇头,说:“舅舅,我不累,您去休息,我来守夜。”大舅舅的眼睛都熬红了,应该好几天没合眼了,再这样下去,身体怎么能受得住呢。

    大舅舅不肯听傅轻丝的话,硬是要她去休息。傅轻丝争不过大舅舅,只好妥协了,决定赶紧进去睡一下,然后快点起来守夜,让大舅舅去休息。

    傅轻丝轻轻地推开大舅母病房的门,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和衣在房间的沙发上躺下。长途跋涉,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马不停蹄地赶到医院,发生了一堆事情,混乱不堪,一直忙到现在,滴水未进,却很神奇地觉得不渴也不饿。她挺感慨的,有时人真的很强悍,韧性很强,千万别小看人的爆发力。

    虽然傅轻丝和大舅舅说她不累,但她躺下不久,眼皮就耷拉了下来,瞌睡虫袭来,很快就坠入了梦乡。不知道睡了多久,睡得昏昏沉沉之际,她突然听见房间里有动静,动作快过意识,眼睛还没睁开,身体已经一骨碌爬起来。

    房间留着一盏柔和的壁灯,从未完全拉合的窗帘看出去,窗外灰蒙蒙的一片,黑夜过去,黎明来临了。她揉了揉眼睛,看见大舅母已经醒过来了,正坐在床上,眼睛的焦点不知道落在何处,双目无神,精神萎靡。

    傅轻丝穿上衣服,走过去,轻轻地喊了一声:“舅母……”

    大舅母缓缓地抬起头,将涣散的视线慢慢地聚在傅轻丝的脸上,喃喃地问:“阿恺呢?”

    “舅母您别担心,表哥在病房里。”傅轻丝握住大舅母的手,小心翼翼地观察她的表情,生怕她再像昨天那样崩溃和疯狂。

    “我想去看看他。”大舅母一边说一边挣扎着下床。

    她还不知道表哥醒来没有,不过按目前的情况估计,应该还没有醒,不然的话早就传开了,不会如此安静。

    “好,好,舅母我陪你。”傅轻丝连忙搀扶着大舅母下床,拿衣服给她穿好,带着她往门口走去。

    临睡的时候,她原本打算小憩一下,然后换大舅舅去休息,谁知却睡了那么长的时间,如果不是听到大舅母弄出的动静,她还能继续睡下去,睡到日上三竿也有可能。

    傅轻丝打开病房的大门,往走廊上看了看,看不到大舅舅的身影,不知道他跑去哪里了。她和大舅母坐电梯上到加护病房的楼层,电梯门刚打开,就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接着有几个护士步履匆匆地从她们眼前快步走过去。

    傅轻丝不明所以,踏出电梯,看到走廊右侧的一间病房门前有护士不停地进出,她还瞧见doctorjohn从走廊的另一头走了过来,一个护士迎上前,和他边交谈边走进病房。

    傅轻丝的心急促跳动起来,是不是表哥出了什么事了,这个念头刚形成,她手上就传来一阵疼痛,大舅母用力地抓紧她的手,指甲深深地陷进她的肉里,她颤抖着声音说:“阿恺……阿恺……”

    傅轻丝按住大舅母的手背,冷静地说:“舅母您别急,我们过去看看。”

    两人快步走过去,病房门被关着,从玻璃窗望进去,看见医生和护士团团围住病床前,不知道在做什么。大舅母喊着表哥的名字,想往里面冲,大舅舅不知道从哪里走了过来,拉住了大舅母。

    “舅舅!”六神无主的傅轻丝看见大舅舅,心里很高兴。

    “阿恺,阿恺……”大舅母嘴里不停地叫着表哥的名字。

    “别慌,冷静一点……”大舅舅困住怀里乱动的大舅母,说,“阿恺醒了。”

    表哥醒了?!傅轻丝啊了一声,抬头看了大舅舅一眼,连忙转身趴在玻璃窗上。

    大舅母闻言,安静了下来,眼里迸出欣喜的火花,嘴唇颤抖着说:“真的?”

    “真的,医生在里面给他做检查。”大舅舅点点头。

    大舅母挣扎开大舅舅的手臂,像傅轻丝一样趴在玻璃窗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房里的情况。

    doctorjohn在病床前忙乎了一会儿,然后侧开身,和身边的护士说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