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耽美同人 江湖博 第三十六章 真实身份

第三十六章 真实身份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江湖博| 作者:萧梨花| 类别:耽美同人

    安置好萧天后,小青又从单行山回到了后院厅……

    “主人,我回来了!”小青进了房间,首先对金钗婆婆说道。

    房间里。金钗婆婆正坐在桌子前,整理着金针之类的东西,似乎是要的苏佳进行下一轮的治疗。而苏佳则安静地躺在床上,默默地等待着。见小青回来了,金钗婆婆问道:“那小子的情况怎么样了?”

    小青答道:“应主人的吩咐,我该帮他整理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他也比较安分,吃完饭后就早早休息了。”

    “那臭小子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吧?”金钗婆婆突然问道。

    此话一出,小青甚是疑惑,自己只是跟萧天多讲了几句话而已,也不见萧天有什么奇怪的举动,故不知金钗婆婆为何这样问。于是小青疑道:“也……没什么……奇怪的举动啊,主人为何要问这个?”

    金钗婆婆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淡淡说道:“没有那就算了,我明天还要再去看那小子的情况。”

    在床上躺着的苏佳听到萧天并无事时,悬着的一颗心也算是落了下来。

    金钗婆婆整理完道具后,站起身说道:“行了,小青,我现在要为苏姑娘金针渡穴,快过来帮忙……苏姑娘,你先坐起来!”

    小青答道:“是,主人!”于是迅速走到金钗婆婆身边,而苏佳也在同一时间从床上慢慢坐了起来。

    金钗婆婆指着苏姑娘的前侧继续说道:“小青,你坐在苏姑娘的前面,把她手扶好。”

    小青按着金钗婆婆的意思,坐在了苏佳的床前,将苏佳两只手平直举起,并稳稳地扶着苏佳。而苏佳坐在床上,也十分配合地将手平摊。

    “扶好了!”金钗婆婆对小青喊道,随后用金针对准苏佳的头部及肩至手部的穴位,成功渡穴。苏佳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她感觉自身的内力瞬时间被封闭了一般。

    随后,金钗婆婆起身走到小青一侧,对小青说道:“小青你先起来,我现在要给苏姑娘运功!”

    小青立即起身,金钗婆婆坐到了小青的位置上,也就是苏佳前面。看着苏佳坐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金钗婆婆托起苏佳的手掌,对苏佳说道:“忍着点儿,可能会有些难受。你体内有寒灵神功护体,并形成了一道自然的保护层,虽能缓解伤毒,但也会阻碍我的治疗。我暂时封住了你流通寒灵神功的穴道,但若我给你施功,寒灵神功还是会形成自然反应,冲击你的穴位,这会使你有些难受。不过只要一下就好了,忍着点儿……”

    说完,金钗婆婆向苏佳的掌心灌输了一股强劲的力道。由于穴位受到寒灵神功内力的冲击,苏佳痛得略叫出声来,头也跟着向后仰去……几轮施功过后,金钗婆婆收了手,并拔出了插在苏佳头上及肩上的金针,并缓缓说道:“行了苏姑娘,驱毒结束了。”

    穴位一解,寒灵神功在苏佳的体内又重新流通了,并增强了缓解毒性的功效。苏佳顿时觉得全身轻松了许多,但也十分的疲劳,看来这样的治疗也消耗了苏佳不少的精力。

    金钗婆婆对苏佳说道:“今天的疗程已经结束了,苏姑娘,你也早点休息吧,充足的休息对内伤的缓解非常重要。”

    苏佳慢慢躺下,并对金钗婆婆说道:“多谢金钗婆婆……”

    金钗婆婆又对小青说道:“小青,你今天晚上就在这儿伺候苏姑娘,我先回房休息了……”

    “我知道了,主人。”小青答道。

    金钗婆婆遂离去……

    厅子里就只剩下苏佳与小青两个人了……苏佳非常关心萧天的状况,便急着问道:“小青姑娘,阿天的情况怎么样了?”

    小青坐到苏佳身边说道:“你放心,萧少侠好得很……我今天白天听金钗婆婆说,萧少侠成功地将铜壶单脚运上了山,完成了一般人家完成不了的任务。”

    苏佳听了,先是放心了一下,随后又说道:“小青姑娘,你跟我说过‘单行上山’是有多么困难的,所以我现在还是担心阿天的身体,毕竟还有十九天……阿天他,真的受得住吗?”

    小青听了苏佳的话,眼睛望着窗外道:“那个……苏姑娘,你那么关心萧少侠,我心里是知道的;你们彼此关心对方,这也是让人感动的……可我认为身为情侣的你们,尤其是苏姑娘你,还缺少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苏佳听了,疑惑道:“是什么?”

    小青又回头说道:“就是信任!”

    “信任?”苏佳自己想了一想,又问道。

    “没错,就是信任!”小青继续说道,“萧少侠非常信任苏姑娘你,无论你说什么话,做什么事,他都相信你;可在彼此信任这方面,苏姑娘你却不然,你总是担心他这做不好,那做不好,担心他为了你,又会碰上哪些麻烦。可你知道吗,萧少侠打从心底里都想为了你而真正做好一件事。送晚饭的时候,萧少侠就跟我说了,他说他虽然很傻,武功很差,但他真的好想有一次能真正为你做件事。为了金钗婆婆能治好你,他连命都拼上去了。他也做得很认真,‘单足上山’的成功就是最好的证明。当然,苏姑娘你担心萧少侠,出发点是好的,但也应该有相信他的时候。所以说,苏姑娘你还是努力去相信他一定能为了你,把这件事做好吧……”

    听完小青的话,苏佳低着头说道:“想想也是,自从碰上卢欢后,我就天天担心他,没有相信他能做好一件事……现在他为了我,连性命都豁出去了,阿天……这个傻瓜……”

    见苏佳有些沮丧的样子,小青调解道:“噢,对了,萧少侠还说了,他……是真心喜欢你……”

    苏佳听了,脸红道:“阿天这个傻瓜,什么话都讲给外人听……小青姑娘,你人真好,谢谢你今天帮我捎口信给阿天。”

    小青笑道:“这没什么,反正在你养病的这段日子里,我天天可以帮你们捎口信,这样也好帮你们彼此更好地牵挂。”

    “是呀……”苏佳又哀叹道,“可是等十九天之后我们真正见面的时候,恐怕是要永别了……为什么,为什么想见又不能见,相见却又是离别,这究竟是为什么?”

    小青在一旁也听得难受,于是她安慰道:“苏姑娘,别老是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多珍惜眼前的东西。虽然你与萧少侠不能相见,但还有时间彼此交流,你应该好好珍惜这剩下的日子,把想说的话都告诉萧少侠好了。”

    苏佳望着窗外的夜景,神色黯然道:“都已经表白爱意了,便没有什么更想说的话了,更没有什么遗憾了……剩下的十九天里,阿天的命运如何,一切就听天由命吧……”

    惨淡的月光照在苏佳的面容上,绝代佳人的倩影忽显得有些憔悴。苏佳心里十分的悲伤,悲伤自己的亲朋好友为何要一个个离自己而去……她原来喜欢的陈世今结果是一个伪君子,为了贪图荣华富贵而成了蒙古人的走狗;平时在追风派照顾她的小红,从小就侍奉着苏佳,可以算是无父无母的苏佳在这世上最亲的人,但也因她而死;追风派的好友,徐双、吴贤和鲁涛,因自己背井离乡而离他们而去;杀害自己亲生父亲的莫天行,还在不断派杀手追捕自己,而自己的母亲也不知下落;如果对陈世今只是片面上的不成熟的好感的话,那向与自己同甘共苦的并表达真正爱意的萧天,可以说是苏佳在这世上,最后可以信任和寄托的一个人了,可是十九天后,萧天也将会离她而去了……她心里恨,恨这不公的命运,恨自己为什么是如此心酸的家庭背景,恨自己为什么有如此善恶错综的人际关系。她想成为一个平凡的人,可上天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就算自己再怎么武功盖世、佳人正貌,最后也还不是难免落得个“孤单寂寥,冥冥空悲也”的结局……

    苏佳自言自语道:“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一个活着的有血有肉的人。虽不甘于命运的驱使,但也绝不会就此放弃生的希望。阿天用自己的性命为我换了一条命,我就应该好好珍惜,好好活下去……”

    小青坐在一旁望着苏佳,她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淡淡的哀伤……

    真情不比天日月,哪堪岁岁永留存?乌云遮得两三辰,生死安能复情真……

    尔后苏佳就真的没再给萧天捎过什么话了,而萧天也并不为此感到奇怪,或许他的心里所想与苏佳相似,淡然这命运的安排……而这一耐过,今天已是第十八天,离死亡之日还剩两日。但这十几天里,萧天时时刻刻都是非常认真,而且身上的重活自觉越来越轻松——萧天自己已经练出来了。无论金钗婆婆何时偷偷观察他,他都一丝不苟地完成当天的工作,实现了自己的诺言。而苏佳也日日配合着金钗婆婆的治疗,她的身体也渐渐恢复,基本上恢复成之前没被卢欢打伤时的状态了……

    现在的苏佳可以自行处理很多事情,在日常生活中已无大碍了,只是还不能使用武功。

    现在是辰时,窗外阳光明媚,小青从房门外走进来,对正在窗前看景的苏佳道:“苏姑娘,我已经安排完萧少侠的早饭了。怎么样,你今天感觉身体如何?”

    苏佳张了张手臂道:“已经恢复成了,只差不能使用武功了,看来金钗婆婆的医术确实高明,我真得好好谢谢她……欸,对了,金钗婆婆人呢?”

    小青说道:“送饭的时候还跟我在一起,后来中途就不见了,我想主人又是在哪偷偷看着萧少侠的情况吧……”

    “阿天……”苏佳突然用悲伤的语气自言自语道,“我真没想到日子过得这么快……只剩两天了,虽然这十八天里,我日日惦记着阿天,苦苦地熬过来了;可这日子一眨眼就过得这么快,还有两天,我与阿天就要彼此分离了……”苏佳的语气愈加悲伤,听得小青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儿。

    小青虽也亲眼见过金钗婆婆处死过不少的人,可这一次绝对是小青最不想看到的一次。而现在,离萧天死亡的日子只剩两天了,小青也米有什么话想对苏佳说了,愈说只会愈伤心……

    梅花镇内,客栈里来了一群人……

    一官兵猛地将一桌子“砰”地打翻在地,吓得店掌柜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见那官兵喝道:“快说,他们究竟是什么样子?”

    掌柜的抖声道:“是……是一个左脸上有一条刀痕的棕衣少年,和……和一个不能自由行走的……蓝衣姑娘……”

    “然后呢?继续说!”官兵又厉喝道。

    那掌柜的又被吓了一大跳,随后说道:“大……大概是在十八天前左右,他……他们两人与在这歇脚的武林人士发生了矛盾,尔……尔后那个少年也不知道哪来那……那么厉害的武功……一刀就将柜台至门前劈出一条沟来,连……连门槛都被劈成两截……”

    确实,门前留下一道又长又深的沟痕。中间的一个十六岁左右的白青衣女子对身边的一个七十岁左右的青衣老者道:“师父,你看,这就是那条沟痕……”说着,用手指着被破坏的地面。

    老者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俯视了一会儿,随后笑道:“哼,错不了,是他们,只有断魂刀法可以有这样的威力!”此话既出,已明知此老者便是之前苏佳与之苦战的卢欢,而那白青衣女子便是柳水碧,看来他们这次追苏佳与萧天追到梅花镇来了。

    柳水碧对那官兵一个手势,那官兵便又向掌柜的问道:“然后呢,那两个人又去了哪儿?”

    掌柜的说道:“我好想听到……是去什么‘梅花山庄’找什么……‘金钗婆婆’……”

    卢欢听了,两眼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那官兵又问道:“那你可知梅花山庄在哪儿?金钗婆婆又是谁?”

    掌柜的颤抖道:“小……小的不知,小……的都是每天听……过往的一些武林人士……谈……谈及过……,究……究竟在哪儿,我……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又怎……会知道?”

    “师父!”柳水碧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向卢欢道,“这梅花山庄许多人都不清楚,要我们怎么找那对贱人?”她直接称呼萧天与苏佳为“贱人”。

    卢欢道:“我听说过金钗婆婆,江湖中一位绝世的神医。但她有个怪习,那便是‘救人一命,害人一命’。若姓萧的那小子去求金钗婆婆救那女娃娃,那他一定会没命的。”

    柳水碧想了想,又说道:“我们要找的是苏佳那贱人,萧天那个废物死活对我们来说,都无干系。所以说,我们还是要想办法找到梅花山庄,然后杀了苏佳那贱人!”

    “不急!”卢欢说道,“想要治好我‘夺魂掌’的伤,非二三十天是没着落的。也就是说,我们还有充足的时间去打听梅花山庄或金钗婆婆的下落……”

 &n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