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历史军事 逆臣 第五十六章.宫廷秘史.

第五十六章.宫廷秘史.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逆臣| 作者:虫豸| 类别:历史军事

    gosky飞天中文言情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第五十六章.宫廷秘史.

    鲍杰桦,字立群,江浙会稽县人士,自幼便有神童之称,成年后更是风度翩翩,面貌俊美,更胜女子,颇为引人瞩目。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gosky。才华颇佳,其博闻强记、书画歌赋,即使在楚朝文坛中亦小有名气。

    三年前年仅十七岁之时,便已是考取了进士功名,位列二甲十七名,亦曾在京城之中造成小小的轰动。

    科举之后,吏部看重其才华,也是有意培养,任其为上元城主簿,官居从八品。

    而鲍杰桦到任之后,在职期间亦多有作为,思维敏锐、做事干练、为人谦和,又善于揣摩上官心思,一向多受历任上元城太守看重。

    自萧漠来到上元城抵御蛮夷之后,这鲍杰桦虽身处后方未参与战事,但在搜集钱粮器具民力、安抚民心安定秩序等方面,也颇多功劳,助上元城太守刘行之良多。

    事实上,萧漠这次呈现给楚灵帝的请功折子中,“鲍杰桦”的名字,亦位列文官第二十一位,以其功勋,升官之日,指日可待,考虑到他的年龄,说其前途不可限量也不为过。

    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年来,萧漠和张衍圣这二人的名气实在太大、也太过耀眼惹人注目的话,像鲍杰桦这般才俊,早已被各大势力留意。

    可惜,人无完人,这般才俊,虽有才干,但亦有让人诟病的地方,而且颇为不少。

    最为惹人注目的,就是他为官期间虽然办了不少实事,但手脚一向不干净,雁过拔毛、顺手牵羊之事,这些年来做过不少。上元城的官场民间,对此也多有风传。

    虽然无人能抓住实证,但这鲍杰桦性喜享受,作风奢侈,以他祖传的那点家产和为官的那点俸禄,是绝对不够用的。

    当然,对为官者而言,这算不上什么大事,正所谓千里为官只为财,为官者收点回扣、挪用一下钱粮,以补贴自己私下所需,也就是官场惯例,见怪不怪,只要不要太过明目张胆或者数额太大,所有人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除非是失势了墙倒众人推,否则也不会有人拿这事来为难。

    但这鲍杰桦错就错在他的才干在上元城中过于出类拔萃,为人处事又太过圆滑。

    正因为其才干出类拔萃,远同侪,所以他就算再如何为人圆滑,也免不了被小人所妒,关于他的那些风言风语,虽然大都是事实,但如今竟然人尽皆知,恐怕正是这那些妒恨者所传。

    也正因为他为人处事颇为圆滑,所以他虽然在官场上左右逢源,让每位上官都对他颇有好感,但却绝不会轻易投靠任何一位,所以平日里虽然如鱼得水,但一旦遇到事情,大家忙着自顾,他这样的孤家寡人就爷爷不疼奶奶不爱了。

    否则,以这鲍宏杰的才干,又怎会在上元城主簿的位置上一呆就是三年毫无动静?无他尔,无非就是历年来吏部评测时,这位人人讨喜的鲍宏杰,却被上元城的所有势力一同排挤了。

    房间中,三儿已经退下,只剩下太子田原,靠坐的窗前,映着明月,默默的思索着刚才三儿所汇报的一切。

    从三儿所汇报的情报来看,这个鲍杰桦亦算得上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收入门下,也算是一件好事,但以田原太子之尊,这般小事根本用不着他特意考虑,鲍杰桦再是如何人才难得,如今也不过是一个从八品的芝麻官罢了,想要招入门下,随便找个亲信去招呼一声,就已是十拿九稳。

    只是,这个相貌俊美宛若女子的鲍杰桦,实在是太像一个人了。让田原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那仿若被谪仙子般的身影。

    “银妃……银妃……”

    往事不堪回,静静流淌,总是让心绪变得低落敏感却犹不知觉。

    银妃,顾名思义,她是楚灵帝的妃子。

    亦是田原的初恋情人。

    那时,田原是意气风的皇太子,而她,则是一个才入宫不久、就已经被楚灵帝遗忘的妃子。

    一个是不知愁滋味的少年,一个是顾影自怜的少女。

    从一开始,两个人的身份就注定了结局。

    但世事就是如此乐于玩弄世人,即使身为太子也不例外。

    一次偶然的相遇,彼时尚不知情为何物的田原,竟是被那银妃深深吸引,那种思绪百结我见犹怜的气质,是田原从未见过的。

    一个有意相近,一个寂寞孤怜,相交之下,两人心中竟是都留下了对方的影子。

    那段时间,田原开始以觐见父皇母后的名义,频繁的出入宫廷,借机与银妃相见,虽然止于礼、守于节,但只是偷偷的说上几句话、暗暗的眼神相汇,但已是让两人心底变得莫名欢喜,心中对方的影子,再也挥之不去。

    但从一开始,这就是一段禁忌的感情,不受世人所容。

    可惜,初恋让人难忘,禁忌的感情更是刻骨铭心,仿佛罂粟般的诱惑,让人不能自拔。

    那时田原虽然已是太子,但年纪尚幼,无甚心机也无甚势力,却贸然与银妃私会,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但他的所作所为,又哪里能瞒得住楚灵帝?

    不久之后,楚灵帝就召见了田原,称银妃不淑,结交外臣,干预政务,有违祖宗法制,已赐下白绫令其自尽了。

    田原永远无法忘记那时楚灵帝看向自己时的眼神,充满了警告的味道。

    虽然并没有明说,但楚灵帝赐给田原的那十七卷《春秋繁露》(注一),就已是表明了他的态度和意思。

    注一:《春秋繁露》,董仲舒所著,在其中对孔子所提出的“三纲五常”制度进行完善。如今虽然少有人提及,当在古时却是必读书籍。)

    即使现在回想起来,田原也是一身冷汗,幸好那时性子单纯,感情亦是纯净,虽然与银妃彼此有心,却从未进行男女之事,否则那时就不是简简单单的赐银妃自尽就可以了事了。恐怕自己的太子之位,也会不保。

    时至今日,二十年的时光一晃而过,田原已是年近四十,自三十三岁时被楚灵帝允许开府建衙以来,田原渐渐有了权力、有了政务,亦有了妻妾,但总有某些时候,那银妃的身影会不期然间闯入田原的思绪之中,然后又是一晚彻夜难眠,

    纯净,禁忌,愧疚。

    或许楚灵帝早已经忘记那名被自己赐死的妃子,但田原知道,自己这一辈子怕都是忘不了了。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对那鲍杰桦如此在意。

    这个鲍杰桦虽为男子,但眉目之间,实在太像银妃了。

    再联想银妃二十年前被赐死,而这鲍杰桦如今又正好二十岁……

    难道,转世投胎之说,竟是真的?

    “只是,银妃,你为何会投胎为一男子?”

    就在太子田原想着鲍杰桦的事情时,鲍杰桦也在太子的临时府邸门前,徘徊犹豫。

    他不知道田原贵为太子,为何在今日见到他的时候,竟会如此失态,但他能察觉出,太子看向他的眼光,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