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历史军事 逆臣 第四十六章.封万户侯(下)

第四十六章.封万户侯(下)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逆臣| 作者:虫豸| 类别:历史军事

    几楚朝,皇宫内城!中集英殿”与,“富政殿”。皆哪。澜似其重要的地位。

    其中”“宣政殿。作为平日里皇帝与众阁老大臣上朝议政的地方,百余年来,楚朝的各种决策政事、诸般任命封赏、种种变法举动,乃至于皇帝的登基退位,皆是由这里颁布消息,从而明告天下。

    年前,萧漠“三元及第后,也是在”宣政殿”处接受楚灵帝的封赏,期间还闹过一出“十二王爷哭殿喊冤。的戏码。

    然而,与“宣政殿”相比,“集英殿。在楚朝的地位,尖则还要更高一些。

    楚朝立国百余年来,于“集英殿”内举行的朝会,满打满算也不过二十余次罢了,然而每一次在这里举行朝会,皆会受天下万众所瞩目。诸般传闻,种种消息,更会在其后十数年间被世人津津乐道,毫不厌倦。

    事实上,上一次“集英殿。开,还是先帝在个时,张谦以“鸿儒荐取。的形式入朝为官、入阁参政,距今已有三十余年。而楚灵帝登基后,尚是次在这里举行朝会。

    若在“集英殿”冉召开朝会,一般而言,只会是两种情况:或是大楚文坛中,某位名满天下的一代文豪大家,应皇帝与百官所请,以,“鸿儒荐取”的形式入阁拜相,则开“集英殿”百官欢迎,皇帝行师礼,从而明示天下,朝野俱荣;

    又或是像今日这般,前线将士立下莫大功勋,或挽大厦之将倾,救百姓于水火,或开疆扩土,留英勇之名于千百年后,从而开“集英殿。”对众将士进行封赏,集万千荣耀于一身。

    对于“集英殿”之名,萧漠早有耳闻,却直到今日,才终于有缘一观,更是在无意间成为了此地此时的主角。

    回想百余年来,那些曾在这里接受封赏的诸般文豪大家、名将贤臣、开国元勋,即使以萧漠的淡薄性子,心底深处,也依然不由的闪过些许憧憬与惶恐。

    然而,当萧漠进入,“集英殿。后,却现,“集英殿”并不如他想象中那般豪华威严,事实上还颇为简朴,没有金纹玉雕、没有奢华装饰、没有象征皇家威严的黄绸龙雕,面积也只有“宣政殿”的三分之一左右,甚至连皇帝的御阶御座,也不过是三阶之上的寻常木雕圈椅。

    某一瞬间,萧漠甚至觉得,即使是自家的客厅大堂,或许也要比这里更豪华大气一些。

    若说这,“集英殿。还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那就是大殿两壁上,所悬挂的数十张人物画像。其上皆是曾于此处受封的开国元勋与文坛大家,于悄无声息间,记录着楚朝一百三十八年来的武事功勋与文化兴盛。

    然而,就这么一处简单的殿堂,进入其中的朝中文武,却再也不见之前的随意自如、言语喧哗,竟皆是满脸肃容,隐隐间带着某种崇敬与向往,三五聚于一处,或低声商讨,或观赏画像,带着一丝怪异的平和,再无一人来萧漠周围讨好笼络。

    “集英殿”地位之崇高,由此可见。

    看着眼前,那些严肃且心怀憧憬的文武大臣、那些贤臣名将与文坛大家的画像语录、以及那过于简朴、甚至可以说是过于简陋的殿堂,萧漠心中,突然有了一丝恍然。

    虽然早有宦官内臣通知众文武大臣前来“集英殿”称朝会马上开始,但实际上,越是重要的事情,事前准备就越是繁琐,宦官内臣虽然催促,但也只是为了不让众官员耽搁罢了。所以文武百官虽然来到了“集英殿”但实际上楚灵帝驾临还是要再等上片刻的。

    而就在萧漠暗暗观察之时,自来到皇宫内城后,就与萧漠保持着距离的八贤王,却突然走到了萧漠的身边,眼中带着莫名的情绪,指着这处大殿,缓缓说道:“子柔,你是否觉得,这“集英殿。过于简陋?”

    萧漠摇头,道:“初见之时,确有这般想法,然现在却觉得。“集英殿,本就该是如此简朴,如若过于奢华,那就不是“集英殿。了。”

    八贤王眼中闪过一丝赞赏,道:“子柔所言不错,“集英殿,本应如此。这里是我等为人臣子者的最终理想所在,记录着我大楚所有的文事武勋,若说再怎般奢华,也不为过,但太祖雄才伟略,却言“集英殿自应简陋如旧,万世不变”本王年少时不懂,曾以此事询问先皇,先皇解释说,“一则过奢则俗,有辱名士,二则令人忘本,只着眼于今日之荣耀,忘却昨日建功成名前之奋苦。”

    言语间,带着一疼赞叹,以及某种更加坚定的决心。

    萧漠点头,也是一番赞叹:,“太祖之睿智,吾等后人不及

    八贤王却笑着摇头,缓缓道:,“子柔可自谦,却不可自薄,太祖虽然雄才伟略,但吾等未必不能做出一番成就以并肩

    这依然是一种笼络,带着些许鼓动,然而萧漠却没有接话,只是微笑沉默以应对。

    八贤王也不在意,只是拉着萧漠,行走于大殿两侧,为萧漠介绍诸般画像上,各位名臣良将的种种事迹,这些事迹萧漠早有听闻,但此时地位不同,心态迥异,再听一遍,配合周围的环境,却是另有感悟。

    与此同时,众文武见到萧漠与八贤王聚在一起,皆是暗暗注意,王翰却直接走到两人身旁,参与讨论之前萧漠曾暗示的三家结盟之言,王翰虽然心动,但此时人多耳杂,却也不方便密谈,只是在两人面前刻意示好。

    另一边,张谦正在与张衍圣说着什么,看到萧漠、王翰、八贤王三人聚于一处,却是眉头一皱,闪过一丝沉思,反到是张衍圣,嘴角掠过一丝轻笑,竟是毫不在意。

    一一一小一一一一一小一小一一一一一小一小一一一一一小一小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小小一一,,一小一小一小一小一一一一一小一小一一一一一小一小一一“这位是罗通鲜将军,当年他率领的前锋营可谓是威名赫赫,再人能敌,乃是太祖帐下的第一勇将。在我大楚立国之前,被称做“犬罗”原凡肮刁将领对他的侮辱!语,大祖闻知后也是怒极。然而罗部绷圳十却欣然接受,称此号乃是对其忠勇的赞誉,于是之后众同僚就皆以“犬罗,称之。而我大楚建国后,就在这集英殿内,罗通鲜将军更是第七位受封的武将。”

    八贤王指着“集英殿”壁上的一副画像,对萧漠介绍道。

    画像之上,却见一名面容阴沉严肃的中年男子,披甲持刀,双眼微眯,悍勇尽显,明明是一名武将,气质之间,却偏偏又给人一种大智慧之感。

    另一边,王翰则是一脸喘嘘的补充道:“其实,罗通鲜前辈的排名本应该更靠前的,可惜有一次敌军偷营,危及太祖安危,罗通鲜将军于危难之间为太祖挡了一刀,中了喉咙小彼时太祖以为罗通鲜将军战死,退敌后悲极大哭,军营将士皆闻,同是陪泣。然而天佑罗前辈,彼时神医梁祖德正在营中为太祖治疗伤寒,却是及时施加圣手,竟是将喉部受创的罗前辈,于九死一生中救了回来,可惜罗通鲜将军虽然性命得保,却从此却口不能言,成了哑人,无法号军令,自是再也无法领军作战,功勋就这么被其他将领过了。”

    八贤王也是点头,道:“不过,罗通鲜将军虽然无法领兵,却一直侍卫在太祖之侧,从此之后,再也未让太祖受过当年之险境,功莫大焉。我大楚立国后,更是弃武从文,闲赋不过三年,就从一字不识变得可通读史书,其后还成为了太祖身边的阁老之一,笔墨随时带在身边,每次太祖问策,就是以笔书为答,多被太祖采纳。期间太祖更是多次亲手为其研墨,传于世间,成为了一段佳话。”

    王翰接话道:“老夫每次回想起罗通鲜前辈的事迹,皆是不胜喘嘘啊,如今我朝,能文者多,善政者少,知兵可战者更少,像罗通鲜前辈这般忠心耿耿、君主尽欢、且能文能武者,更是一个也无。不过子柔今日,却颇有当年罗通鲜前辈前辈的风范,只不过罗前辈是由武入文,而子柔却是由文入武,也就是了。”

    萧漠摇头失笑,道:“王大人过誉了,下官却不敢与罗通鲜前辈相比,至少,下官如若身体受到重创,成了残疾,却是没有罗通鲜前辈这般的志气与意志。”

    “说的不错,看来你这些日子里,却也没有被冲昏了头脑。”

    说这句话的,并非八贤王,也非王翰,而是从萧漠身后传来。

    萧漠转头一看,却见一名魁梧老者正目光炯炯的注视着他,打量片刻后,对着八贤王与王翰稍稍点头示意,就这么离开了,竟是少有恭敬之意。

    然而八贤王与王朝却毫无恼怒之意,只是目视着老者离开后,由王翰向萧漠解释道:“这位是护国公罗裳,乃是罗通鲜前辈的后人,罗家世代忠烈,却过于耿直,一向直言直语,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子柔切莫见怪。事实上,子柔刚才那番自谦,已是让护国公对你颇有好感了,只是没有表露出来罢了,他一向都是这般性子,子柔接触多了,也就明白了。”

    萧漠点了点头,道:“护国公乃是前辈,言语间更只是实言,下官怎敢怪罪。”

    说话间,萧漠却看到那护国公罗裳,已是缓步走向了大殿的另一头。

    在那里,一众朝中武将,正聚于一处低声议论着什么,待见到罗裳走近之后,这些武官将领纷纷行礼,神态恭敬,接着似乎向罗裳询问了一些什么,然后齐齐向着萧漠看去,神态复杂。

    见到这般情景,萧漠心生奇怪。

    自回京归朝之后,他所遇见的朝中官员,态度皆是热情,且无论官位高低,神态间均是带着一丝恭敬,以及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崇敬、羡慕以及嫉妒。

    而这些武将,却又有所不同,虽然一样有着崇敬、羡慕以及嫉妒的情绪,但却少了文人一系官员的热情与恭敬,反倒是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充满着矛盾。

    说起来,之并在皇宫外迎接萧漠的,几乎全是文官一系的官员,武将一系的官员,竟是极为少见。

    这里面,似乎有着某种深层含义,让萧漠不由深思。

    另一边,王翰眼神波动小若有所指的说道:“当年罗通鲜前辈虽然入阁参政,弃武从文,但依然将自家所有的子孙都送入了军中历练,如今这般规矩,更是成了祖制,百年未变。而那些与罗前辈同时期的军中元勋,虽然不似罗通鲜前辈这般由武入文,但他们的后辈,却纷纷走上了文人的路子。再加上罗前辈麾下无数同袍的支持,如今这护国公一脉,实际上已是成为了朝中武将一系官员的领头人物了。”

    顿了顿后,王翰深深的看了萧漠一眼,又说道:“所以,今日子柔受封,说不得还要经历一番波则了。”

    听到王翰之言,萧漠心中疑惑,反倒是八贤王已是明悟,点头道:“这却是要看子柔自己的选择了。”

    萧漠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若有所悟,却又不甚明朗,刚欲细问,却见殿后转出一名宦官,正是萧漠曾见过的费三贵。费三贵也是一眼就看到了萧漠,讨好一笑,点头示意后,却是昂扩胸,扬声道:“陛下驾到,众臣相迎。”

    费三贵的声音,带着宦官所特有的尖细,可谓刺耳,但众官员却不敢怠慢,纷纷排队站好,恭待楚灵帝的驾临。

    而萧漠此时也来不及细问,只得快步走入众官员所在的队列之中,于最靠后的位置站定如今萧漠虽然立下了莫大的功勋,任谁都知道他前途无量,又素受楚灵帝宠信,更是一代文坛大家,但实际上依然只是位居中书舍人、崇文殿侍讲,区区正五品官职,尚未达到位列朝班的资格,封赏之后会官居何职姑且不论,封赏之前,他能站在殿中,而非站在殿外顶着冷风等待召见,已是楚灵帝的恩宠、礼部的格外通融了。

    而与萧漠站在一起的,满殿上下,也只有资历官职与萧漠相差无几的

    与此同时,随着费三贵的声音落下,丝竹钟鼎之声响起,楚灵帝在一众宦官内臣的拥护下,举步来到“集英殿”内。

    山呼万岁声中,萧漠随众文武跪下,向楚灵帝行礼,偷偷抬眼上看,却见楚灵帝也正在向他看来,并未对萧漠这般失礼的行为表示怪罪,反而亲近一笑。

    而之前因为张衍圣描述北地惨景而出现的悲荐,却已是冲淡了许多。

    “众爱卿平身。”楚灵帝唤道。

    待文武百官起身后,楚灵帝笑着大声说道:“联今日很高兴。联的八弟回来了,联的两位后辈回来了,他们不仅回来了,更是立下了我大楚自立国以来前所未有的功勋,那草原蛮夷声势浩大,来势汹汹,趁我大楚失了防备,短短时日内,破城十七座,但那又如何?还不是被联的八弟,我大楚的两名青年才俊给打了回去?不仅没能讨到丝毫便宜,反而元气大伤,称臣于联?”

    随着楚灵帝话声落下,先是张谦王翰等几位阁老出列,赞扬了一番萧漠等人的功绩,又将诸般功勋归于“大楚天运我皇英明”之后,文武百官开始齐声高呼“我皇洪福草原蛮夷不自量力”“陛下领导有方”云云,虽然没有刻意培过,但竟是颇为齐整。

    待百官声音落下,楚灵帝的性质也愈加的高昂,又说道:“让联开怀的,并非是我朝战事得胜,说起来,联宁愿天下太平,永无战事。”

    说到这里,楚灵帝叹息一声,缓缓道:“这些日子,我大楚被草原蛮夷肆虐,百姓受苦,北地有十余城沦陷,乃是我大楚百余年来前所未有的浩劫,已是让联愧对于列祖列宗。虽然获胜,但联怎敢沾沾自喜,居功自赏?联已决定,今日封赏了有功将领之后,联会于明日早朝,颁布“罪己诏”明告天下,以示联的罪过。”

    听到楚灵帝此言,满朝文武皆是脸色一变。

    然而,不待众文武宽慰反驳小楚灵帝神色间已是阴晦尽去,换上了喜色,接着说道:“联真正欢喜的是,我大楚后继有人,我皇室立功于国!!”“萧漠与张衍圣,年不过二十,官不过五品,却不仅才华横溢,品行高洁,更是在异族肆乱之际、大厦将倾之时,自行请命,北上抗敌,到了最后,他们夺回沦陷之城近十座,阻蛮族于城下,杀敌近十万,逼得草原蛮夷称臣求和!!”

    “联的八弟,以皇家之尊,却亲临前线,于平型关外抗敌数月,最终虽然因一些将领目光短浅,私自行动,使平型关沦陷,但他在那个时候,先想到的不是自保,而是为国杀敌!!亲自带着千余残兵,甘冒莫大风险,深入茫茫草原,屠蛮族无数。其后更是亲手夺回了平型关,以及沦陷之城数座,断了草原蛮夷的后路!!”

    “我大楚的皇家族人、后继子孙,如若都能像我八弟这般为国奋勇,我大楚的青年才俊、今后臣子,如若都像萧漠与张衍圣这般忠诚能干,即使再有何般的天灾**,联又有何惧之有?我大楚又怎能不传于万世?”

    不得不说,楚灵帝的这番话,颇有渲染力,只是未免不给其他大臣留有情面,随着他的话声落下小满朝文武,神色间皆是激动与羞愧交杂,跪拜于地,大呼“陛下圣明”

    楚灵帝再次让众朝臣起身后,向身边的费三贵点头示意。

    却见费三贵前行一步,立于楚灵帝之侧前,打开一道圣旨,扬声道:“中书舍人张衍圣张子佳接旨。”

    萧漠身后,张衍圣出列,快行数步后。跪于楚灵帝面前,扬声道:“臣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中书舍人张衍圣,本乃良臣之才,才思敏捷,品行优良,名声卓著,更于蛮夷侵楚之时,自请御敌,收沦陷之地九城三十余县,杀敌上万,救百姓于水火,功勋卓著”如今立功于国,特拜官敷文阁直学士,户部侍郎,通奉大夫。特封卫国伯,封邑八千户,特赐金鱼袋,赏银钱三万贯。贡布五百匹。钦赐。

    一一一小一一一一一小一小一一一一一一一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