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暴宠狂后之夫狼太腹黑| 作者:北灵儿| 类别:恐怖灵异

    方才还如海浪滔天的情绪,只一瞬间,彻底平静。

    周淼重重地点头。

    下一刻,帐篷顶被剑劈开,作为支撑的木架在森冷的剑光中四散而开。

    西门涟和周淼,顿时就曝露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黑衣人的首领一马当先,执剑便是朝着西门涟的方向刺来!

    周淼的眼皮子霍然一跳,下意识看向西门涟的方向,小拳头同一时间捏起,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西门涟却动也未动,就那么目不转睛地看着向她刺来的长剑。

    莫非有诈?

    黑衣人首领眼看着这一切,联想到昔日关于她的传闻,心下一怵,手下的动作就慢了一分。

    也就是这一刻,周淼如豹子一般从地上跃起,凶悍的一拳直击向黑衣人首领的咽喉!

    黑衣人首领惊见此变故,侧身一躲,便是躲开了这攻击。却还没等他放松,周淼那早已经等在他下方的腿凶猛地往上一踢!

    须知,周氏武将一门最强的不是使武器,而是拳脚功夫,周淼年纪虽小,却是天生力大,加上打小练功,这么悍然的一踢比之一个成年男子的劲头只大不小!

    “啊!”

    立竿见影的,黑衣人首领顿时捂着下腹惨叫一声,他阴戾的眼神锁定周淼:“杀了她!”

    其他的黑衣人闻声而齐齐亮剑,朝着西门涟和周淼袭来!

    这一次,周淼没有立刻迎击,而是一扭身,一脚狠狠踏在了阵法中‘白虎’所在方位!

    须臾间,数百颗棋子从地上腾地跃起,于空中成一个八卦的形状,尔后飞快散开,尽数射向黑衣人。

    “啊!”

    “啊!”

    “啊!”

    惨叫声不断,那些个黑衣人无一人不是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的。

    “我成功了。”周淼开心地告诉西门涟,小拳头兴奋地挥舞着,小小的脸上、眼角眉梢都是掩不住的激动之色,和平日少年老成的模样判若两人。

    这还是她第一次单独布阵!

    “嗯。”西门涟微微一勾蠢,是对她的赞许。

    “以后我会更努力的!”周淼握拳,发誓一般道。

    她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刚才散开到四面八方的棋子再一次聚拢来,成八卦悬在她们的头顶。这俨然,就是她们的保护伞。

    黑衣人首领恨得咬碎了后槽牙。

    就在此时,忽有沉重的马蹄声往这边而来。

    黑衣人首领顿时咧嘴:“西门涟,今夜就是你的死期!”

    夜间偷袭的有好几批人,定是他们的同伴赶到了。

    西门涟的手,忽地一颤。

    “皇后娘娘。”周淼担心的道一声,眉头亦皱了起来。

    西门涟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抚,抬眼看向马蹄声传来的方向,面上忽绽的笑容灿如春花:“错,是你的死期到了!”

    黑衣人首领一怔冷,猛地一回头!

    冰冷的剑光就在他转头的这一瞬间至,他都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声,头颅便是落了地。

    鲜血,染黑了他身下的土地。

    “我来,接你。”

    踏着鲜血,君少扬坚定地一步步走到西门涟面前弯下腰,微凉的唇亲上她白皙的额头。

    “我等,你来接我。”

    西门涟微笑着,朝他张开手臂。

    心相印,深情无需赘语。

    君少扬长臂一揽,将心上人纳入怀中,疾行数步,踩镫上马,一抖缰绳:“驾!”

    风声飒飒,庄重的黑与艳色的红色衣袂交织于一处,情景美如画。

    目送他们离去,周淼默默地开始收起棋子。

    而后,她随他们一起回去。

    ……

    骏马蹄下升风,腾云一般以极快的速度奔至皇宫。

    小药子早领了一干宫人在寝宫外等候,在他几近望眼欲穿的等待下,终于看到了往这方向冲来的骏马,他眼睛霍然一亮,率先跪在地上大呼:“奴才恭迎皇上、皇后娘娘回宫!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万岁万万岁!”

    曾经这样的呼法,有朝臣提出异议说不合礼数。皇帝乃是真龙天子,皇后不过一介女流,岂能与帝王同寿?君少扬很耐心的听完了此大臣说的话,然后将他远远贬到一个鸡不下蛋鸟不拉屎的地方去了。从此以后,怕落到跟他一样下场的大臣们便是都这般向西门涟行礼叩拜了。

    “奴才恭迎皇上、皇后娘娘回宫!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干宫人也是拜倒在地。

    黑色的劲风猛地从所有人面前狂卷而过,马蹄声沉。

    “都平身,你拿着!”

    君少扬险勒骏马,等马儿站稳后他抱西门涟下来,将手上的缰绳丢给小药子。

    “谢皇上万岁万万岁。”小药子赶忙去接了。

    君少扬不再看他,搀着西门涟往寝宫内走去。

    “刚才只顾着赶路,倒是忘了你现在的身子不如往日了。”到寝宫里头,君少扬脸上冷漠的面具再挂不住,从桌上的茶壶中倒出一杯温茶,双手捧着到她面前。

    “也没太碍事。”西门涟勉力一笑,皱了皱眉:“只是有些头晕。”

    “喝点茶,早点休息。”君少扬将水喂到她唇边,心中颇为自责,要是能早一点注意到她的脸色,方才他就不会驾马驾那么快了。

    西门涟‘嗯’一声,就着盏口,小口小口吞咽了几口后,面色才稍微好看了些。

    “我带你去洗漱?”见状,君少扬的沉重的心总算是松了一点。

    “嗯。”说实话,她自己的话,实在没了力气。

    半刻钟后,温泉池中。

    西门涟趴在壁沿,君少扬捏着一块温玉为她推着身上的穴道:“这次回来,就别走了。”

    老看不到她,他很难安心。

    训练护卫什么的,那是未来他儿子的事,凭什么摊她头上,让她吃苦受累的?

    “这次回来,也没打算走了。”西门涟舒适得眯起了眸子,轻吸了一口气道:“该教的,我都教得差不多了。里面最好的苗子,我这次带回来了。”

    “周淼?”君少扬的手一顿。

    “很谨慎、也很谦虚,且聪明。”对于自己看好的弟子,西门涟并不吝啬赞美。

    “先把她送到你师傅身边一阵子吧!”君少扬建议道。

    “为什么?”西门涟疑惑地回头看他。

    君少扬当然不肯说是好难得她回来了儿子没回来,他不用跟儿子抢她,现在却要跟一个女孩儿抢人的残酷真相。

    他略微思索,便道:“现在你师傅和你祖师爷他们住在一起,不是也闲着被虐么。找个人过去,正好是分散几个老爷子的注意力。如果周淼真的如你所说一般,你师傅定会十分感激你的。”

    一席话,说得真是大义凛然。

    “他们的生活很无趣,确实需要人陪在他们身边。”西门涟一时没往别的地儿想,觉得他这个提议还是蛮不错的。

    君少扬一见有戏,立即再接再厉:“而且能得几个老爷子的教导,就算不多,仅仅是些皮毛都够周淼一辈子用了。这样一来,也等于是为萌宝找了个好的下属。”

    ‘萌宝’两个字他是咬着发音的!

    为什么?

    因为熊孩子什么的本来就是一种特别让人头疼的物种,当这个物种还聪明得跟妖孽成精似的不说还两面三刀的话,简直会让人崩溃!

    他永远记得那一次,君萌宝撒娇让他帮忙摘桃花,说是要做桃花酿。那还是他们父子二人第一次见面,他对这个酷似自己和西门涟组合版的儿子是怎么看怎么满意,对他提出的要求是一口就答应了。

    然后,君萌宝选了一棵树,告诉他说是桃花要手摘的整朵的才好看。他想也没想就去爬树了,喜滋滋的为君萌宝摘花,然后这君萌宝就跑了。

    当时他也没太在意,一心摘着花儿,直到——“母后您看,父皇也太幼稚了,这么大个人了还跟大白似的喜欢爬树呀?还有您看桃花开在枝头多美呀,就这么被父皇给毁了。”

    望着一脸心疼的君萌宝,君少扬差点没从桃树上栽下来!

    这刚才明明就是这熊孩子说要他帮摘桃花的,明明就是这熊孩子!

  &n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