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玄幻魔法 [高干]总裁很腹黑 51-52完结+番外

51-52完结+番外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高干]总裁很腹黑| 作者:羲玥公子| 类别:玄幻魔法

    51紫荆花开,紫荆花落

    护士小姐说多出来的费用会在两天之内转到宋梓涵的银行卡里。

    提着步出了医院,在一处少有人来的公园椅上坐下,一个多月前,吴倩玲刚住院的时候,宋梓涵和韩哲郗也是坐在这里。昏黄的路灯下,天气有点凉,夜很静,宋梓涵的肩靠着韩哲郗的。宋梓涵慢慢地说,韩哲郗静静地听。

    宋梓涵靠着背椅,看着旁边的空位,紧紧闭上眼睛,那个人大概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了。

    一个小时前,那个人就在这附近,他过来为吴倩玲交了手术费。他出国的飞机在今天早上,现在该是在飞机上了罢。

    宋梓涵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韩哲郗的手机号码,虽然说好那晚是最后一次,以后都不会联系,但是,谢谢还是要说的。

    拨了号码,贴着耳朵的听筒里传来了一个女声,“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按下了通话结束键,宋梓涵握着手机的手指节泛白,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一架飞机正好划空而过,嗡嗡的声音刺疼了耳膜。

    韩哲郗,你在背后默默做了这么多,最后为什么还要这么轻易离开了呢?

    吴倩玲躺在推床上,握住杜沛青的手说:“跟梓涵要好好相处,要互相包容,互相谦让,别为一点小事发生争执知道不?”

    吴倩玲就像是交代遗嘱一样跟杜沛青说了许多,这些日子就算她不抱怨医院的不好,心里却还是一直觉得上了手术台就等于跨入了黄泉路。不过既然已经完成了心愿,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跟儿媳妇说了之后,吴倩玲就将视线落在宋建虎身上,二十多年的老夫老妻,要说的也不多,吴倩玲颤着声音说:“老宋,你的债,我下辈子再来还了。”

    宋建虎眼眶酸涩,面前挤出一个笑,“你这是说什么话,这辈子还长着。”

    吴倩玲也只是微微笑了笑,心里则酸涩得很。宋梓涵刚从外面进来,看到已经在推床上的吴倩玲。

    吴倩玲招着瘦得只剩皮包骨的手,让宋梓涵过去。

    宋梓涵走近,吴倩玲说:“要好好照顾你老婆,知道不?”

    宋梓涵和杜沛青对视一眼,看着吴倩玲点了点头,然后弯□子说:“妈,你别担心,手术一定会成功的。”

    “妈知道,妈不担心。”

    在一旁的护士小姐说,手术时间快要到了,必须要进手术室了。

    围在旁边的家属都让开了,让护士小姐过来推床。出了病房,再转入一条通道,最后推着床进了手术室。

    随着手术室的门关上,门楣上‘手术进行中’的字样亮起,外面的家属就在那一道门外止步,静静地等待着手术结果。

    经过漫长的手术,那扇紧闭的门打开之后,医生疲倦的脸上充斥着欣喜之色,出来之后对着围过来的家属说:“肿瘤已经摘除,手术非常成功。”

    这时候,等在外面的家属才完全放下了心。

    吴倩玲在手术后的三十小时才醒过来。在医院休养一段时间,才可以出院。以后还要来医院做定期检查,以防肿瘤复发。

    杜沛青做好了一个儿媳妇和□的本分,照料吴倩玲,把家里的大事小事处理地有条不紊。每天都做好吃的给住院的吴倩玲送去,学校的事不多的时候,就过去医院陪着吴倩玲聊聊天。

    宋梓涵每天忙着上班,忙完了工作也会上医院看看吴倩玲。在医院停留一个小时左右,就和杜沛青一起坐车回家。

    宋梓涵对杜沛青很好,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丈夫。

    杜沛青咳嗽得厉害,他半夜爬起来走遍了几条街,到家附近的小医院给她买了止咳糖浆。

    周末,休息。杜沛青去市场买菜或者去超市买东西,他跟在后面把所有的东西提在自己手上。

    宋梓涵每个月的工资卡都是交到老婆手上的,不会克扣一分一毫。

    杜沛青偶尔晚上要去学生宿舍查人数,宋梓涵在校门外等着。g大的校门外有一棵上了百年的香樟树,宋梓涵五年前曾有一段时间在树下等着韩哲郗。

    在门口等杜沛青的时候,宋梓涵有意无意就避开了那棵香樟树。

    等到杜沛青匆匆忙忙从校门口赶出来,然后一起走一段路回家。

    小区的大妈大婶都说宋梓涵是个好丈夫,对老婆好得不得了,都快把老婆宠到了天上去了。而杜沛青作为一个刚结婚不久的少妇,也成了小区众多已婚妇女的羡慕对象。在小区和一些大妈大婶聚在一起聊天的时候,脸上总会带着宠溺的笑。

    杜沛青今天没什么胃口,吃了一点东西就匆匆忙忙离席,跑到了洗手间就是一阵翻江倒海的呕。

    见到这种情况之后,吴倩玲反而很高兴,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放下了碗,就去拍宋梓涵的手,“快,你老婆。”

    宋梓涵也放下了碗,离开了饭桌,站在洗手间的门口看到盥洗盆呕吐的杜沛青,过去抚了抚她的背,“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杜沛青一边开了水冲掉吐出来的秽物,一边摇头,说:“没事。”

    回到了饭桌上,吴倩玲已经摆了一碟开胃的泡菜放在杜沛青面前的位置,笑眯眯地说:“多吃点泡菜,开胃的,吃了就舒服了。”

    杜沛青看了一眼特意为她准备的泡菜,淡淡笑着,“谢谢妈。”

    一家人,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自吴倩玲出了院之后,家里就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每天都是这样过。

    宋建虎说:“人呐,要知足常乐。”

    吴倩玲私下里找了杜沛青谈话,拉着杜沛青的手坐在沙发上,急切问:“上个月的例假有没有来?”

    杜沛青有些难为情,点了点头。

    “那这个月的呢?”

    杜沛青摇了摇头,随即解释,“不过也快到了。”

    吴倩玲还是一直坚信杜沛青的呕吐反应是有了孩子,小声说:“我看呀八成是有了,要去医院看看,让大夫把把脉。”

    杜沛青摇了摇头,“妈,不是。”

    “难道说,你已经去医院看过了?”吴倩玲问。

    “没有。”

    “那就对了,你还没给医生看过,怎么就知道不是。”吴倩玲笑了笑,“这样吧,等梓涵有时间了,就让他带你去医院看看,让我们也有个着落。”

    杜沛青艰难开口,“妈,绝对不是。”

    “怎么了?”吴倩玲看着杜沛青难为情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说给妈听,妈妈帮你解决。”

    杜沛青咬着下唇,抬眼看了一下吴倩玲,“我……我和……”

    吴倩玲等得有些焦急,十分干脆地说,“别害羞,有什么事就直说,都是一家人不是么。”

    杜沛青的双手紧紧抓住衣摆,“我和梓涵……还,还没有做那事。”

    吴倩玲蓦地睁大眼睛,这结婚都快半年了,还没有发生过那事,那每天睡在同一张床就只是纯睡觉?

    难怪杜沛青一口咬定绝对不是有了孩子。

    宋梓涵是一个很称职的丈夫,关心尊重自己的妻子,对妻子无微不至,可以给妻子最好的爱护,但是唯一不能给的是爱。

    因为,只有爱是不能随随便便就能给的。

    宋梓涵欠杜沛青太多,或许,无微不至的照顾只是一种偿还方式。

    杜沛青穿了一身半透明的睡袍,是吴倩玲提出的意见。看多了偶像剧和肥皂剧的吴倩玲套用了某电视剧上的一句话:男人最不能抵抗的就是|感的女人,因为男人都是有生理上的需求的。

    杜沛青换了那件半透明的睡袍,透过一层白纱,就可以看到里面若隐若现的皮肤,细腻平滑,里面什么都没穿,重要部位都可以透过那层薄纱看得清楚。

    显然,穿成这样,还是处子之身的女孩有几分害羞。

    宋梓涵正在电脑前打着一份策划书,是明天公司开会就要用到的。

    杜沛青端了一杯咖啡放在他的旁边,宋梓涵偏头看她,说一句:“谢谢。”

    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身上穿的那件半透的睡袍。

    杜沛青没有走,而是问:“你累不累,我帮你捏捏肩吧。”

    说着就抬手为他捏肩,宋梓涵端起了咖啡喝了一口,“不用了,你先去休息。”

    杜沛青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愣在宋梓涵的身后,宋梓涵的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双手在键盘上敲着。

    杜沛青咬下唇,下了决心,两个人是夫妻,结婚半年还没有碰过对方确实有些荒唐了,就这么豁出去。

    原本放在宋梓涵肩上的双手向前滑动,环在了他的脖子上,从后面抱住了宋梓涵。还在专注工作的宋梓涵一时怔愣,耳边传来杜沛青的声音,“梓涵,妈说……她想抱孙子。”

    宋梓涵身子僵硬,过了良久,他才缓缓开口,“我今晚要忙策划书,你先去睡吧。”

    杜沛青顿时失落,松开了双手,忍住委屈,轻声说一句,“那你别让自己太累,尽量早点休息。”

    宋梓涵应了一声,嗯。

    杜沛青上了床,盖了被子,闭上了眼睛。她被所有已婚女子羡慕,殊不知,她也羡慕别人。

    一个女人,到底是要嫁一个对自己好却不爱自己的人好,还是嫁一个对自己一般却爱着自己的人好?

    宋梓涵过了凌晨一点才完成工作,洗漱好,轻手轻脚地上了床,在床的外侧掀开被子躺下。睡的位置与同床的女子相隔了能容下一人的距离。

    同床异梦。

    紫荆花开了,原来,又到了十月了。

    原来,韩哲郗离开过了大半年了。

    紫荆道上偶尔走过一对大学生情侣,女孩指着树上的花说:“我要那朵,帮我摘下来!”

    男孩指着女孩指的地方,“是那朵吗?”

    女孩点头。

    男孩踮起脚尖,伸长手臂摘下了那朵开得最好看的紫荆花,摘下之后戴在了女孩的头上,玩味地说:“你带上好看。”

    女孩撅着嘴,“你这是在说我村姑?!”

    然后,男孩又一脸笑意地解释着并不是那个意思。

    宋梓涵站在开满紫色花朵的树下,愣愣地站着,微微抬头看头顶上开得灿烂的花,看蜂蝶在完全盛开的花朵上停留驻足,看风把绿叶吹得沙沙作响,看紫色花瓣脱离枝头随风飘下……

    身边一辆自行车路过,自行车骑的很慢,车上是两个青涩的少年,是那两个相爱的少年。一个叫夏明轩,一个叫乔子昔。

    在前面踩着自行车的夏明轩说:“子昔,我妈让你去我家吃饭。”

    后面的乔子昔也微微抬头看着飘落的紫荆花,问:“什么时候?”

    “就今天。”夏明轩笑着,带了几分邪气,“我妈现在天天惦记着你,老让我把你带回家。”

    坐在后座的乔子昔没出声,看着紫荆树下站着的宋梓涵,正好,宋梓涵也正好看着他们,一时四目共对,乔子昔对着他微微笑了笑,浅浅的笑,就像这在空气中无形流动的风。

    前面踩自行车的夏明轩说:“子昔,要不你嫁到我家去算了,省得我妈老是惦记着。”

    然后,乔子昔在某人腰上做了什么,踩着自行车的夏明轩就突然发出一声哀嚎,“啊,子昔,别掐,疼!”

    看到这里,宋梓涵也微微笑了笑。

    年轻真好,年轻就可以谈一场无忧无虑的恋爱,和自己喜欢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走自己未走过的路。

    宋梓涵坐在g大那个隐秘的角落,那里有一棵凤凰树,凤凰树下有公园椅,很久很久之前,曾经有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孩,坐在这里,或许无聊或许想逃开喧嚣。

    男孩坐在这里,视线越过一道栅栏,居高临下看着下面的篮球场,篮球场上,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男生就这么撞入了他的眼帘。球场上的人很多,他的眼中只有他。

    当年,当年他坐在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紫荆花开得太艳,一树的花,一排的树,入眼便是紫,刺痛了谁的瞳眸?

    紫荆花开,紫荆花落,寓意着一年又过了。

    =============================================

    作者有话要说:呃,来更新了。给一张紫荆花的样图。

    明天结局大放送!!^__^

    番外的话或许要等星期四才能贴出来。on_no~

    有两个番外呢,都是蜂蜜级滴。还有,多谢林的一颗地雷,抱。

    话说,我想开定制,就是把这本书变成实体书,不过定制的书名可能改成岁月如花·紫花恋。希望除了我自己之外还有买吧。on_no~

    52岁月如花·紫花恋

    宋梓涵下班回到家之后,家里面的人都直直地看着他,一脸有大事发生的样子。宋梓涵走了过去问:“怎么了?”

    家里人都知道了,都知道了宋梓涵和韩哲郗的关系。杜沛青今天在收拾房间的时候,不小心用钥匙打开了书桌的最后一个抽屉,在抽屉里发现了照片和一个名牌手表。

    看了里面的照片,有如晴天霹雳,上面的两个人太亲密,超过了朋友,也超过了兄弟的那种情谊。没人会觉得照片上,两个搂着的男人只是是朋友,也没有人会相信照片上两个接吻的男人只是朋友。

    所以,看到这些照片的杜沛青眼睛红了,心里说不出的委屈。吴倩玲正好也看到了,吓了一跳。

    宋梓涵看着茶几上的那一叠照片,放下了公文包,这是他和韩哲郗的回忆,不可抹灭。所以,他冷静地过去将被放出来的回忆慢慢一张一张地整理好。

    宋梓涵坐在沙发上,对面就是吴倩玲和杜沛青还有宋建虎。宋梓涵不觉得喜欢韩哲郗是一件多么可耻的事,只是,觉得从心底里对不起杜沛青,对她的内疚足以让他惭愧一辈子。

    “我和哲郗六年前就认识了。”宋梓涵如实说,动作温柔地将那些被翻出来的照片放进了原来的盒子里,再缓缓合上。

    “那你和他……”吴倩玲皱着眉头看着宋梓涵。

    “我确实喜欢他。”宋梓涵毫不犹豫答,随即看了一眼鼻子和眼睛都红了的杜沛青,低着头道:“对不起。”

    这句对不起是对杜沛青说的。

    吴倩玲有些激动,对着宋梓涵呵斥道:“你怎么就这么糊涂,两个男人是能谈情说爱的吗?!好好的正道你不走,偏要走一些邪门歪道!你这样怎么对得起你老婆啊!”

    杜沛青拉住了吴倩玲的手腕,哭腔劝阻道:“妈,别说了!”

    吴倩玲看了一眼杜沛青,双手覆上她的手,抱歉地说:“沛青,我,我们宋家对不起你啊!你说,这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啊!”

    在一边一直没说话的宋建虎安抚吴倩玲道:“你先别激动。”

    宋梓涵低着头,他喜欢韩哲郗的事实已经暴露,喜欢就是喜欢,这是不争的事实。唯一对不起的就是杜沛青,当初为了救病重的吴倩玲,在各种无形的压迫之下,他答应了要帮吴倩玲完成心愿,让她安安心心做手术。

    当时做决定要娶杜沛青的时候,也同时决定要和韩哲郗断绝一切来往,下定了决心要和杜沛青过一辈子,结婚之后,对她很好,做足了一切丈夫该做的。

    但是,到了最后,还是将她伤害了。

    宋梓涵从沙发上起来,双膝下跪,跪在杜沛青面前,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愣在那里。宋梓涵垂着头,“对不起。”

    杜沛青手忙脚乱地去扶宋梓涵起来,吴倩玲心里也难受,发生这种事和自己脱不开关系,或许是自己做错了,一年前,要不是自己危在旦夕,想快点看宋梓涵成家。宋梓涵这个孝子就不会临时答应要结婚,也不会造成这个局面。

    等家里的人都冷静了下来。晚上临睡前,吴倩玲靠着床头倚着宋建虎的肩膀,后悔不已地说:“老宋啊,是我对不起他们两个。”

    宋建虎安抚说:“总有解决的办法的。”

    “沛青是个好孩子,是我,都是我害了她,要不是我……也不会有今天的局面。”吴倩玲的眼泪就哗啦哗啦地流了下来,“你说,我怎么就不早点死呢,早点死了就不会连累这么多人,把梓涵和沛青都害了……”

    “这不怪你。”宋建虎拿了手帕给她擦眼泪,拍着她的肩膀说:“先看看,看他们年轻人怎么打算再说。”

    杜沛青提出了离婚的请求,离婚协议已经签了,就等着宋梓涵签。

    挽不回了,不是相爱的两人,不可能开开心心地过一辈子,还不如早些解脱。

    吴倩玲也没阻止,离婚就离婚吧,杜沛青是个好女孩,以后的日子还长,自己的儿子不喜欢,自己也没有办法左右。早些离婚,趁现在还年轻,让杜沛青另外去寻找一个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人或许对谁都好。

    宋梓涵对杜沛青就只剩下了对不起,心里的愧疚无法言喻。

    杜沛青说:“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

    杜沛青把这一年来宋梓涵给她的工资卡还给了他,里面的钱她基本上没动。杜沛青提着行李要离开。

    杜沛青走之前,宋梓涵说:“以后要是有什么要帮忙的,给个电话。”

    杜沛青抿着唇点了点头,她说:“把他找回来吧,跟阿姨说说,阿姨人很好,会理解的。”

    杜沛青说的他就是韩哲郗,宋梓涵没有说什么。

    宋梓涵离婚了。恢复了单身,每天照样过着上班,下班,回家的生活。吴倩玲不再给自己儿子安排相亲,也没有再提他成家的事。

    每天的日子和以前一样过着,平平淡淡。

    杜晓芸结婚了,曾经对爱情绝望的女白领终于找到了生命中的白马王子,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杜晓芸的结婚对象比她大了两岁,是一个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不抽烟不喝酒的男人看上去就是一脸的稳重。虽然现在的企业做得并不大,但是有干劲有激情的男人绝对是潜力股。

    杜晓芸请了韩氏业务部的所有同事,也包括曾经在韩氏工作过的宋梓涵。

    吴卓文还是和自己的青梅竹马来参加婚礼,见了宋梓涵就一直追问宋梓涵的近况。过得怎么样,是不是已经是孩子的爸爸了,还是说已经是准爸爸的?

    一大串的问题,宋梓涵最后只轻描淡写答了一句,“我离婚了。”

    吴卓文当场怔愣,有些尴尬随即又笑了笑,“呃,这个……不好意思,我不该问。”

    宋梓涵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穿了一身名贵婚纱的杜晓芸脸上尽是宠溺的笑,本来就长得十分好看的女子穿上了这一身婚纱,就显得更家明艳动人。

    快要奔三的女白领终于尘埃落定,以后为□,或许对待社会上的种种就会有别的不一样的看法。

    宋梓涵离婚的时候,杜晓芸也知道。

    那时候还一起出来喝过咖啡,杜晓芸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宋梓涵只是摇了摇头,“不知道。”

    “难道就没想过挽回他?”

    宋梓涵看着杜晓芸,轻抿着唇,最终还是没回答她的问题。

    “韩总在美国纽约,具体在什么位置我就不清楚了,你要是想清楚了要挽回,查一查公司里面他的联络方式就可以了。”

    宋梓涵低着头,心里酸涩,“我那样对他,……已经不可能了吧。”再说,分开了一年半了,他身边或许就有另外一个相爱的人了。

    杜晓芸则笑得一脸轻松,“怎么不可能,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

    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

    杜晓芸结婚半年之后,宋梓涵离婚也半年多了。

    那是十月,紫荆花又开了,开得依旧很鲜艳。

    树下依然无数人走过,踏着那铺了一层紫色花瓣的沥青小道。有情侣牵着手,谈论今年的花比去年的还要灿烂。有小孩牵着妈妈的手,弯腰捡起一朵掉在地上花给妈妈看,圆嘟嘟的脸上露出纯真的笑,“妈妈,花花。”有一对老夫老妻漫步在这紫荆花道上,说着他们走过的那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满是褶皱的脸上带着恬静的笑。

    已经有三个月身孕的杜晓芸打电话给宋梓涵说:“他回来了,听说今天早上到的。”

    宋梓涵听到了这句话,心如擂鼓,他回来了……

    但是,还可以见他么?

    宋梓涵在心里踌躇。

    杜晓芸说:“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不要等着幸福找上门,天上掉下馅饼的说法太不真实,所以,要是喜欢,那就自己勇敢去追求。”

    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长这么大,宋梓涵没有去争取过什么,无论是七年前也好,两年前也好,短暂的幸福都是韩哲郗主动的。他并没有真正地去做过什么。

    宋梓涵握着手机出了门,下了楼,大跨步跑向马路,招来了计程车。

    欣喜,激动,心跳加剧……

    去到韩哲郗曾经住过的别墅,才知道,门是从外面锁了的,里面没有人。

    微微失落,原来,他还没回到这里。

    宋梓涵背靠着外面的大门,心里微微苦涩,方才的激动,欣喜,心跳加剧都平息了。抵着身后的门,抬头看着天上的蓝天白云,蓝得刺眼,白得也刺眼。

    停留了一些时间,就打道,回去。

    下车之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那条开满紫荆的小道。

    一步一步,踩着刚落下的紫荆花瓣,回忆着那个人的面孔,两年了,两年没见,那张面孔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他说话的语气总是不饶人,就算是关心也会带些攻击。他笑的时候,唇角会上扬,带了些魅惑。他生气的时候,脸是黑的,眉心会微微蹙起。

    回忆起他的样子,宋梓涵的脸上晕开了淡笑,隐隐约约寻不到踪迹。

    抬头,看着前方,一辆黑色的宝马停在了路边,宝马车前面,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双手在裤袋,微微抬着头,看着头顶上开得很艳的紫荆花。

    那个人身材修长,有一张很好看的脸孔,皮肤细腻,脸部轮廓曲线分明。一双琉璃似的眼睛映着头顶上的紫色花朵。

    宋梓涵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停下脚步,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前面的人。

&nbs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