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3.1-3.5)(1 / 1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silar字数:664第三卷?水纹第一章、风不止我曾经在某个交友app,给一位女s写过一条评论:“愿生活给予你们最大的怜惜,愿人生风平浪静,愿春暖花开。”

生活就像大海,总是一浪接着一浪,人们就在这海浪中沉沉浮浮。到家里,我似乎已经放松了很多,没有管手机上的信息,将它丢在床上,我又洗了一个热水澡。这不算什么大事,她一定有很大的事情。

“抱歉,刚刚在开车,刚刚到家。”我给他发了一条信息,然后才看她给我发的信息,不多,只有几条:“对不起。事情有点急。”

“在开车吧,注意安全。到了告诉我。”

“今天…谢谢你。”

我的信息发出之后,她很快的复了:“那就好,我也到了。今天累了吧,吃点东西早点休息。”看完这条信息,我看了看时间,她的父亲远在上海,两个小时到的一定不是那个一千公里外的上海。我把手机扔在床上,然后摇摇头,又捡起来,几个字,打了又删,重复好几次之后,最终复一条:“那,不打扰人了,我先休息了。”

也许我可以不那么聪明,之前有过一个女孩说,她喜欢我,却不想和我在一起,我很好奇,问了句为什么,她说:“情深不寿,慧极必伤,你以后的感情生活一定很艰难,和你在一起是受罪。”导师曾说,搞学术的,不是抑郁症就是心理变态。我曾经权衡许久,然后毅然走上变态的道路。但是现在,可能我要成为一个抑郁的变态了。

李银河在《虐恋亚文化》中定义s以信任为基础的,以自愿为前提的,发生在成年人之间的行为。然而这一次我没有感觉到我被信任了。

之后,我很长时间没有联系我的人,很长时间对很多事情都提不起兴趣,继续保持着我对学习和工作的高度热情,我的人也没有再联系我,直到又过了一周,在一个周四,我收到了人的信息:“小乖,有没有想我?有没有偷偷自己打飞机?我明天晚上到你的城市哟!这次就住你家里好了!”

看到这条信息,我才想起来,我已经有两周没有打飞机了。然而我知道,可能这并不是重点。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我正在资料室,我忘了当时我的心情,但是我知道,我一定没有什么表情,了一句:“好的,人。”就继续看我的资料。

第二天在火车站,我将车靠在约好的地方,没有下车去接她,而是闭目靠在座位上。这个地方有很多黑车,火车站附近没有什么地方停车,这里是个例外,以前常年在外面跑,所

↑返回顶部↑

目录